燃不起来の鬼

懒癌晚期患者
暂无明确属性
不接受任何形式勾搭
对于“第一眼”id是不会私信密码滴哟

光源(8)

(7)


8.COCO


王俊凯说想要带王源去听一次现场是认真的,认真到有些迫不及待。


以至于第二天放学,刚走出校门口不远的王源就在街角的老榕树下发现了那道熟悉的身影。修剪得齐整的鬓角,微微侧过头,正好看见他的背影,长到脖子根的栗色头发,挺括帅气的长大衣,羊绒的围巾被风吹得搭上了肩头,脚下一双酷劲十足的中筒靴。桃花眼微微上挑,带着几分暧昧不清的引诱,路过的女生无不侧目驻足,交相耳语。


冷风在耳畔呼啸,王源只来得及听清“校草”“痞子”“退学”几个模糊的字眼,就被那人猛地攥住手腕,连拖带拽拉上了出租车。


天旋地转,再次反应过...

光源(7)

(5-6)


7.留宿


二人到家时早已是后半夜,偌大的居民区里,仅有寥寥几户人家还亮着光,沉沉睡去的人们压根不会察觉此刻正流光飞舞的莹莹细雪。可以猜想,明天一早拉开窗帘看到这遍地银装素裹时,他们面上的表情会是多么惊异。


推门进屋,抬眼看去,王俊凯的家和王源想象中相差无几。大约一百平米的面积,白墙,天蓝色的窗帘。家具没有多少,装潢也简单到不行,整体给人感觉清爽干净,格调简约。客厅整洁得几乎挑不出一丝凌乱的痕迹,王俊凯就是如此,总是喜欢在细枝末节的地方讲究,什么东西该放在哪儿向来分得清清楚楚,半点儿都容不得错。以前同桌时,王源没少因为随性散漫的做派被他调...

光源(5-6)

(1-4)

5.初雪


从家里跑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这个北国的城市终于在圣诞夜的前夕迎来了今年的初雪,雪花像是顽皮的孩子永不厌倦地在空中飞舞,拂着少年发热的脸庞,化成滴滴水珠流到眉毛上,结成粒粒小冰碴儿。冰冷的雪花悄然无声地落着,飘飘洒洒纷纷扬扬,不一刻,地上便有薄薄的一层绒白了。


王源裹紧大衣,用厚重的卡其色围巾护住小半张脸,在小区门外的那条街道上独自彳亍着,黑夜之中他失去了鲜明的轮廓。路灯照得地上的白雪盈盈闪动,黑色的短靴踩进泥泞的雪水中发出裂帛的声音。街头星星散散几个寥落的影子在灯火阑珊处顽强对抗着冷风,楼下马路上的车鸣声也似乎被风吹散了,只有邻...

光源(1-4)

王俊凯从舞台上跳下来,急匆匆地向后台走去,却在一转身的时候,猛地听见一声“咔”,遇到一束耀眼的光。


笑弯了一双桃花眼的少年一把拽住身前妄图逃跑的家伙圈进怀里:“王源儿,你都是我的人了,怎么还一天到晚想着偷拍我?嗯?”


——因为,你是我的光源。


1.早餐


手里提着M记的早餐,王源习惯性买了两份。低头扫了一眼白色的腕表,还有三分钟,王源把手插进口袋里,默默加快了脚步。


初春的早晨还带着些许凉意,走路飞快的少年不自觉地裹紧了风衣外套,远去的背影看上去清瘦且笔挺,窄窄的肩膀,纤细的双腿,像一只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