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不起来の鬼

懒癌晚期患者
暂无明确属性
不接受任何形式勾搭
对于“第一眼”id是不会私信密码滴哟

水花(R15)

滴滴答,下雨啦,雨滴从屋檐落下,

屋檐下站着小娃娃,伸出小手接住它,

滴答,滴答,掌心开出一朵朵水花。

 

王二宝今年刚满十四岁,是家里的独子,他妈妈肚皮不争气,生养了三个难出息的赔钱货,被他父亲拿了柳条枝追着满院跑,抽得遍身血印子,这才一咬牙生了他这个带把的,可算是为王家延续了香火。当然,二宝一出生就是他爸妈的心头宝,天天捧在手里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小心照看着,就怕把他给磕了一下。

其实也不怪父母亲宠着他,就连上头三个姐姐也是对他呵护有加,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二宝这娃长得实在标致,巴掌大小的脸庞清秀又干净,两道又弯又浓的月眉下是一双乌溜溜水灵灵的大眼睛,配上两刷又弯又翘的长睫毛,一眨一眨的很是勾人。最吸引人的还不只是那一对儿眼珠,二宝的小嘴生来就粉嫩嫩翘嘟嘟,偶尔撒小脾气撅撅嘴,叫人看了心都融成一汪水,哪里舍得责怪他,反而更加疼宠他了。村里人说,都道女娃是水做的,男娃是泥做的。二宝这娃虽说是个男娃娃,却比女娃更生得了一副清水做的好皮相。

只不过这二宝美虽美,人缘却不怎么样。他自小被家人宠着纵着,脾气颇有几分刁钻任性,他不爱和附近的男娃娃们一起爬树抓虫活泥巴,嫌脏嫌臭嫌累。也不喜欢和女孩们一起过家家酒,觉得没意思。最喜欢的事就是缠着他隔壁的大宝哥哥,一起去后山的小土坡上采蘑菇。

再说这王大宝,虽说与二宝不是亲生兄弟,却长得极为相像,同样对称的眉眼,线条挺直的高鼻梁,比例完美的唇。若是第一次看到他们的人还会以为他们是亲生兄弟,但仔细比较还是有相当大的不同。

已经十五岁的大宝肤色偏黑,个子也像拔节似的迅速蹿高,已经快要追赶上父亲的身高了,比还没开始发育的二宝高出不少,二人走在一起,大宝俨然就是一个大人摸样了。

这兄弟俩感情好到不得了,大宝年纪虽小,却也学会承担起哥哥的责任,走到哪里都带着弟弟,悉心照顾,小心疼宠。平日里,兄弟俩手拉手到学校去,大宝到高中部上课,二宝到初中部上课;放假时,两个人也总黏在一起玩耍,一点也不需要父母操心。

像今天,二宝特意起了个大早去大宝家吵他起床,非要他陪自己去小水潭边看野鸭子。

“哥哥~哥哥~”稚嫩的小奶音虽然不很刺耳,但大宝睡得正熟被人吵醒,搁谁都得有些不耐烦。

“干嘛啦……”大宝翻了个身,暗暗祈祷他只来家里蹭吃蹭喝的,这样自己打开冰箱就能解决。

“哥哥~陪我去看野鸭子好不好~”很可惜,二宝的要求是他必须得起床才能实现的。

只不过,为什么要在这种天气去看野鸭子啊……大宝看了看窗外阴云密布的天空,无语地皱了皱眉头。他努力爬起身,靠着床头坐着,和站在一旁的二宝保持水平的视线问:“怎么突然想去看野鸭子啦?”

二宝见他起了特别高兴,手舞足蹈地说着:“村西的胖虎,说昨天他哥哥带他去池潭边看野鸭子了,可好玩了,还捉到好几条小蝌蚪呢!哥哥,你也陪我去,好不好?”

二宝说完就一脸期待地望着大宝。

大宝看着弟弟眼底盛满的小星星,叹了口气,认命地爬起床了。

确认二宝吃过早饭了,大宝刚起床也什么胃口,随便抓起一片面包咬了几口,然后拉着二宝给他换了一身就算弄脏也差的衣服,锁上门,二人拉着手踩着还带着湿气的松软泥土出门了。

一路上,羊肠小道很是崎岖,大宝一边寻觅着比较好走的路线,一边有一口没一口应着弟弟无聊的问题,无非是高中部食堂有什么好吃的或者有没有中意的女孩子之类,大概花了二十多分钟,就走到了目的地。

这附近原本就有点斜坡,加上树丛的遮蔽,水潭被分成好几块,腿脚不灵便的老人和小孩要想过去都有点难度。

前方是一片不大不小的泥洼,大宝腿长,一步先迈了过去,确认宽度可行之后,才牵着二宝的手让他走过来。

“啊……好脏……”哪知二宝一步踏空,一脚陷了进去,还好泥洼不深,只没到他腰处,不过衣服却是脏的要不得了。

二宝似乎被吓到了,憋了瘪嘴,嫌弃道:“黑黑的,臭臭的,好脏。”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盯着大宝,看样子似乎快哭了。

“没关系,过来吧,哥哥扶着你。”大宝弯腰把弟弟救出泥洼,好脾气的安慰他,“这下鸭子是看不成了,先回家去给你洗一洗吧!”

二宝点了点头,深一脚浅一脚跟在他身后,却因为鞋子里进了泥沙,硌得脚疼,怎么也走不快,眼看就要下雨了,大宝看着心急,一把将人抓起来背在身后,快步向家中走去。

终于赶在落雨之前到了家,为了不被大人责骂,大宝亲自烧了热水给二宝清洗,三下两下脱掉二宝身上的脏衣服,二宝的皮肤幼嫩光滑,似乎捏一下就能掐出水来,大宝看着他光裸的身子,不知为什么竟然想起一次体能课时不小心看到班里的女同学换衣服时的场景,脸上一热,心砰砰地狂跳起来。

二宝被他这么盯着看,也似乎有些害羞了,不着痕迹地低着头,玩弄着自己的手指,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胸口处两个微微突起的粉红色小点,似乎感受到威胁般轻轻瑟缩着,大宝突然很想伸手去捏一下那里,看看弟弟会是什么反应,大抵会尖叫着推开他吧!约莫还会哭鼻子。然而一想到他今天跌进泥洼里是狼狈的模样,大宝终是没有忍心再去欺负他。

只不过在为他清洗时,不听话的发梢轻轻擦过那敏感的所在,换来二宝小小地扭动着闪躲。

从那天之后,大宝就开始察觉自己不正常了。他觉得自己对二宝的感情发生了变化,除了原有的兄弟之情,还添了些其他什么复杂的东西。

已经十五岁的大宝早已经懂事,他知道这种事是不应该的,只是他受不了二宝的诱惑,时不时就会想起他,柔软水嫩的嘴唇,单纯晶亮的眼睛,还有绸缎一般细滑的皮肤……

一天晚上做梦,梦到二宝光着身子钻进他被窝里,缠住他的脖子,软绵绵地叫着他哥哥,起床时发现自己裤子又潮又湿的,不得已新换了一条。

不久便到了秋收的时节,后山果园里的梨子都熟了,大人们一个个在果园里忙得和陀螺一样,采摘筛选清洁包装出货一样也不能落下,经常天还没亮就得出门,忙到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吃饭。

一般作农,忙季都是全家出动,大宝的母亲又怀了孩子,就快要生了,家里人手不够,就叫大宝和二宝一起来园子里帮忙。

今日的活计不算多,两个孩子忙完了农活,就惦记着去野地里打滚。

“爹,我和二宝先去玩会儿!”大宝一边往园子外面跑,一边冲他父亲大喊。

“喔,记得早点回家吃晚饭。”正在清洗梨子的父亲交待大宝:“你们两个千万不要乱爬树,回头从树上摔下来会要了你们小命的。”

“放心吧,爸爸。”大宝喊完这句,就和二宝一起冲出了果园大门,一起往野地爬去。

初秋的天气是凉爽的,太阳也不再像夏天那么毒辣,暖暖的洒在人肩膀上,很是舒服。篱笆上的牵牛花已露出枯黄的颜色来;野地里白色的小野花,一簇一簇从草堆里探出头来。几朵小黄花,在凉劲的秋风中打着寒战;一群群大雁变换着队形向南方飞去。

大宝和二宝,一前一后,一高一矮,像是脱缰的野马在草地上飞驰着,仿佛迫不及待似的。

这片野地是草地与湿地的交际处,人迹荒芜,平日里很少有人会特地过来,因此就成了两个孩子玩耍的秘密基地。二人一路欢叫着,眼看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不约而同脚步都更加轻盈。

“嘿嘿。”二宝在后面偷笑一声、

大宝转过头去,看到二宝贼兮兮的笑脸,也是“嘿嘿”两声回敬过去。

是了。两人约定好要比赛摔跤的。这样好的天气,放眼望去一片茵绿,别说人了,连只会出声的动物都没有,此时不比,更待何时?

跑到指定地点,两人都累得气喘吁吁,头抵着头躺在柔软的草地上,形成两个相对的大字。

“啊……你偷袭我……”二宝刚站直身体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大宝一把抓过来压在身下,他力气没有大宝大,怎么挣扎也起不来身,被大宝蹭到痒痒肉,扭着身子咯咯直笑。

大宝看着被他压在身下的二宝,粉嫩嫩的脸蛋因为打闹憋得红通通的,小小的嘴唇红嘟嘟的,两眼的瞳孔又圆又黑,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仿佛要把人吸进去一样——唤醒了身体里最深的yu望。

二宝半张着嘴,傻乎乎地盯着哥哥看,不知为何大宝现在才发现他的嘴很红,配在他白皙的皮肤上看起来比和自己同年的高中女生都要漂亮。

心里潜伏的恶魔一瞬间苏醒了过来,大宝俯下头,对准那张微启的小嘴就亲了下去。

这亲吻是他和阿姐一起看电视剧时学会的,电视剧里的女主角总是要亲亲,被亲过之后就不哭也不闹了。大宝看了之后,就像在二宝身上运用一番,亲亲嘴唇,再舔一舔,用舌尖撬开贝齿,然后把舌尖伸进去勾住二宝的小舌头吸啊吸的。

二宝从来没被别人亲过,一时觉得很有趣,动了动舌尖,似乎想把入侵的舌头赶出去,却被那人亲的更来劲,连吸气都有些困难,一双眼睛漫上了水雾,可怜兮兮地哼唧起来。

亲够了。大宝放开他,尴尬地感受到自己胯下的鼓胀。

“哥哥,你的样子看上去好奇怪,你怎么了?”二宝察觉到大宝的异样,关切地贴在他耳边问道。

“没、没什么……”大宝忙开口掩饰着自己的失态。

“哥哥,其实,你如果喜欢的话,我可以让你更舒服的。”二宝在说这句话时明显不好意思了,小脸红扑扑的,不敢对上大宝的眼睛。

二宝语气羞涩,手上的动作却毫不含糊,他拖着软绵绵的身子坐起来,翻了个身压在大宝身上,然后连着内裤一起,拉下了他的裤子,那根以十五岁来说大得惊人的yin茎瞬间直挺挺地弹了出来,二宝就势伸出手来ai抚它,用他骨节分明的手掌整个包裹住,来回tao弄着。

大宝惊讶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小孩儿有技巧地先是握住他上下摩擦几下,确定硬度过关后又握着根部左右摇晃,仿佛那是一根蒟弱,唯一不同的是这根家伙会越摸越硬,越摸越长,越摸越粗。

用手享受了触摸的快乐后,二宝忍不住俯下身去,试探着用嘴含住了蘑菇头。

“啊……”被湿热口腔包裹的kuai感让大宝发出了舒服的shen吟。

“你喜欢吗?”二宝抬起头,目光闪烁着看了大宝一眼,又再次低头舔了舔马眼。

“喜欢……当然喜欢了,我的小宝贝。”大宝一时间情潮涌动,伸手爱怜地摸上二宝略带单薄的后背,轻轻摩挲着。

二宝笑着继续帮他含住,像吃冰棒一样不断吞吐着,脸上潮红一片,看上去很是兴奋。

躺在草地上的大宝低头看着把头压在自己胯下替自己kou交的弟弟,柔软的刘海垂下来,遮住小半张脸,不过还是不妨碍他看清,二宝红艳艳的小嘴张得大大的,把自己的yin茎塞进去,即使努力到最后他也只能含进去半截yin茎,但对于大宝的尺寸以及二宝嘴巴的大小而言,已经是很困难的事情了。

“没关系的,你不需要勉强你自己。”大宝说,他一点也不希望自己的舒服是建立在弟弟的痛苦上的。

二宝没有勉强自己,他要向哥哥证明他可以让他更舒服,于是他暂时休息了一下,再一次含住了大宝的家伙,这次他没有退缩,一直一直往喉咙深处送去。

“啊!唔!”从视觉以及身体的感觉,大宝知道,他的yin茎已经进到二宝嘴巴的最里面,他的顶端已经抵在二宝喉头了。

“宝宝!你做得太棒了!你真的太棒了!”大宝舒爽到脚趾颤抖,腹部抽缩,他想糟了,在这种情况下,就算被二宝直接吸出来也不奇怪。

“啊……要来了……”果然,又过了一会儿,大宝再也忍不住了,大量的白色黏浊从蘑菇顶端吐了出来,洒在二宝喉咙最深处。

“咳咳……咳……”二宝似乎是被他突如其来的chu精给呛到了,浓稠的液体挂在嘴角,说不出的淫乱。

二人相视一笑,爬起来穿好裤子,并肩往家里走去。

风又吹来了,带来了对面牧场上牧童的歌谣声:“滴滴答,下雨啦,雨滴从屋檐落下,屋檐下站着小娃娃,伸出小手接住它,滴答,滴答,掌心开出一朵朵水花。”

平淡而安稳的小村落里,太阳又从乌云背后露出脸来。

两个共犯只留下背影给草地,草叶上还有几滴不小心溅在上面的白点。

奇怪,今天明明没有下雨啊?

 

-End-

 

 

 


评论(25)
热度(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