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不起来の鬼

懒癌晚期患者
暂无明确属性
不接受任何形式勾搭
对于“第一眼”id是不会私信密码滴哟

心动(8)

前文【7】

------------------------------


【8】

 

最后,王源带着七八分醉意,二三分困倦,被王俊凯结实的臂弯牢牢桎梏在怀里,晕晕乎乎挣扎着陷入温暖而深沉的梦境。

 

梦中是他的大学时代。

 

开学报到那天,一开始老师还没来,教室里乱糟糟的喧哗不断,王源走上楼梯,穿过长长的走廊,耀眼的阳光透过一扇扇窗,洒下斑驳的阴影。王源躲在教学班的后门看着那个少年,心里泛起最初的悸动。

 

那个少年,穿着花格衬衫,黑色的长裤,身量修长,相貌堂堂,端端正正的坐在桌子前动笔写着什么,目光专注,黑色柔软的发丝,明亮好看的眉眼,恬淡轻浅的梨窝,微微抿着的嘴角,握着笔的白皙修长的手指,王源几乎是第一眼就认出他来,那是他的易烊千玺。

 

再后来,班主任点到他名字的时候,一道笃定中夹杂着喜悦的视线投射过来,王源这才知道,原来他也从来未曾忘记他。

 

这是怎样的缘分,命运对捉弄人一事总是乐此不疲,兜兜转转,两人竟然考上了同一所大学。意料之外的重逢来得仓促而全无防备。

 

忽然察觉肩膀被人轻拍了一下,王源刚想反射性地叫喊出声,却被眼前的人用温热的手掌捂住了嘴唇。

 

一刹那的接触,感受到他温暖的指尖,那人眉眼含笑,就这么在他心头划过一阵电流。

 

“源源。”他说:“要不要跟我去走走。”他的笑容沾染上几分戏谑的痕迹,对他轻轻勾了勾手指示意他跟上,随后就只丢给他一个潇洒的背影。

 

他还像小时候一样!这是王源第一个想法,他几乎没有犹豫,追随着那人像有引力一般的步伐,抬脚便紧跟了上去。

 

天台的视野旷然开阔,差不多可以俯瞰整个学校。篮球场上意气风发的少年,在树荫下谈笑的少女,蓊蓊郁郁的树木,茵茵翠翠的碧草,还有他身边这个温柔如水的男孩子,王源觉得一切美好得有些失真,可是,这的的确确是他全部的青涩年华。

 

易烊千玺侧过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王源被他热辣的视线盯得红了脸,胸口忽的狂跳不止,像被塞进了一头不太安分的小鹿。

 

易烊千玺每次看他的时候都带着温柔的笑意,对上这双眼眸,心里的一汪春水顿时变得波光荡漾。

 

“你别挨我这么近。”王源撇了撇嘴,故作嫌弃道。

 

易烊千玺却突然凑得更近,低声说:“源源。”

 

王源被他呼在耳边的热气激得一颤,过了一会儿,心跳平复了些,才有些疑惑地转过头去。

 

“他们叫你王源儿,源源只有我能叫。”

 

彼时的易烊千玺已经有了一把低沉磁性的好嗓音,配上一副专注认真的表情,好像许下了什么人生中的重大承诺。

 

王源的脸都快烧着了一样红,飞快地把脸转到另一边,耳边却仍在回荡:“源源,源源……”

 

单纯得泛白的年岁里,易烊千玺在放学后的路上偷偷牵他的手,他面上惊惶无措,易烊千玺就会逗他:“怕啥?我牵我媳妇都不行。”

 

王源就会别扭着回他一句:“谁是你媳妇啊?”

 

“你自己以前答应过的,长大以后嫁给我,可不许反悔。”易烊千玺看着他笑得一脸得意,“哦对了,不做媳妇做老伴也行,总之你要一辈子跟我在一起。”

 

王源直直望进他的眼,看到一汪真诚,目光交错的情意,十指交扣的缱绻,每一次目光相触时空气里迸射出的暧昧气息,情潮涌动,心跳不已,从牵手到偷偷尝试亲吻,那是他们最美好的时光。

 

然而梦境终究会散去,温柔的少年与温暖的手心一同化作了云烟,王源醒过来的时候,觉得自己像是找不回自己的声音了,试着张张嘴,却发不出只字片语,徒留心中幽幽一丝怅然。

 

侧过身子,发现王俊凯竟然睡在他身边,孩子气的睡觉姿势,四仰八叉地仰天躺着,手却死死捉着他的手腕,被压得乱七八糟的黑发打着卷,英挺俊朗的脸庞只要一熟睡过去就觉得很天真,好像小学生在午睡一样,氛围格外安宁。王源想起了初见他时的情形,看似一脸凶悍的霸道,实际上善良得不像话,处处都为别人考虑,说白了就是滥好人一个。

 

王源恶作剧般伸出手去,轻轻戳了戳他的脸颊,王俊凯不耐烦地地哼一声,不肯醒来,只是转了个身面朝他。

 

开口的时候就觉得恶劣又别扭,睡着的时候就觉得温柔可爱,帅气的睡颜只要看着就觉得舒服。

 

而自己对于这样的他,又抱有什么样的感情呢?喜欢吗?好像并不是。是寂寞?或者一时冲动什么的。兴许只要过一段时间就会好了吧。

 

就在王源这样想着的时候,王俊凯醒了过来,长长的睫毛蝶翼般颤动了几下,伸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一脸迷茫地望着他,“你醒啦?”

 

距离极近的、水平的、尴尬的对视,王源一脸呆呆的怔忡模样。王俊凯很想就这样用力吻下去,却又只敢在内心深处蠢蠢欲动。

 

王源见他醒了忙坐起身来,“嗯,醒了,那个,谢谢你啊,昨晚照顾我。”

 

王俊凯也坐起身来,放开了王源的手,抓了抓后脑勺,小声嘀咕了一句,“什么嘛~一个谢谢就完事了,昨天晚上,你借着酒醉,对我……”

 

“你说什么?”王源见他神色怪异,忙不迭询问道。

 

“啊?没、没没……没什么。”

 

对方的想法他并不清楚,可他却一厢情愿动了真心,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都很可笑。

 

王俊凯的掌心还残留着王源手腕处细嫩的触感和暖意,王俊凯想再去捉住,可心中生出几丝胆怯来,他连忙下了床,轻声道:“你先去洗个澡吧!早饭想吃什么?我去看看冰箱里有什么可以做的……”

 

“荷包蛋不要煎太熟,皮蛋瘦肉粥,方便的话再炒个小菜吧,”王源一脸理所当然地吩咐完,拿起浴衣进了浴室。

 

这家伙……他倒是坦然。昨晚的事,他当真一点都不记得了?

 

王俊凯在厨房里炒菜,扑鼻的香味萦绕在房间里,一缕一缕穿过客厅飘散到阳台。

 

突然听见王源在浴室里喊:“王俊凯,你快点,过来帮帮我。”

 

王俊凯放下锅铲,略带疑惑地摸了摸鼻尖,走到浴室门口,“帮什么?”

 

王源大约是刚洗完澡,头发还湿漉漉的,一双杏眼氤氲着雾气,脸庞被热气蒸得微红,身上只裹了一条浴巾,圆润白皙的肩膀,细嫩光滑的大腿都露在外面,小声说了句:“我忘记拿沐浴露了,你帮我拿过来吧。”

 

王俊凯有些不自在地偏过头去,目光游移着,他觉得自己只要再看一眼,就要克制不住把那人压在门上的冲动。迅速转身跑回了客厅,“哪……哪瓶啊?”翻箱倒柜的声音掩饰不了王俊凯语气里的慌乱。

 

“紫色的那瓶!”王源在浴室里喊着应答。

 

“哦。”

 

急匆匆把沐浴露塞进王源手里,王俊凯头也不回,迅速逃离了引人犯罪的事故现场。

 

王源有些奇怪地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他直觉一向敏锐,这么一来,早已察觉出昨晚定是发生了些不一般的事情。

 

王俊凯看自己的眼神与以往全然不同,像是在逃避什么一样,不敢直视自己。

 

奇怪?自己昨晚做了什么吗?

 

王源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才发现王俊凯已经走了,桌子上留着飘香的早餐和泡好的咖啡。还有一张字条:

 

中午有事,不回来了,你自己买点儿吃吧!

 

王源此时已经完全可以肯定——王俊凯他在故意躲着自己。

 

可这到底是为什么?一头雾水的王源心中莫名有些不是滋味。

 

这日服装店里的生意还不错,来来往往的客人络绎不绝。在影院工作的女客大方地留下两张电影票,小逸满眼期许地望着窗边呆坐着的王俊凯,双颊泛红,一脸憧憬。

 

程程扭着细腰,笑得花枝乱颤,拍拍他的肩膀,调侃道:“你就别做梦了,老板是不可能陪你去看电影的!”

 

“切,你得意什么?他不和我去自然也不会跟你去的。”小逸像一只被踩中尾巴的猫,有些羞窘地回击他。

 

“是啊!”程程忿忿不平地抱怨着,“老板肯定要是和他的新姘头去了呗!”

 

“你说他家那个房客怎么就这么大魅力,我们老板平时对店里的事可上心了,怎么自从他来了,就每天魂不守舍的,来店里的时间也少了。”一旁的好事者也参与进聊天中来。

 

程程抛了个自以为风情万种的媚眼,很快便有亮闪闪的粉末随着他的的动作从眼睑上飘下来,落在鼻尖上,显得有些滑稽,“你这问题问得可真没营养,因为什么?自然是因为喜欢呗!”

 

王俊凯腾地站起身来,冲着几人扎堆的方向走过来,抱着手臂皱眉,面色阴沉:“工作时间,禁止闲谈八卦!”

 

就在此时,家中的王源打开电脑刚要开始工作,电脑屏幕的右下角突然弹出了新邮件提示,王源这才想起昨晚一通混乱,居然都没有联网确认邮件。

 

诶,这封邮件是……

 

源源,我最近要去你现在住的地方出差,不知道你方便招待我一下吗?

 

发件人:小宇

 

天……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见鬼的,这年头,麻烦们真的都学会开团组队了。

 

 

【9】

  

 


评论(38)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