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不起来の鬼

懒癌晚期患者
暂无明确属性
不接受任何形式勾搭
对于“第一眼”id是不会私信密码滴哟

梦想(续)

(12-13)


这文写得好痛苦,我简直是不折不扣的抖M,我要写小黄文补一补身子_(:з」∠)_

PS没时间修改,有什么错别字还有读不通的地方无视就好了(ˇˍˇ)

----------------------------------------


14

 

【从未听你的拇指,撩动花瓣的声响;从未真正放手,所以以为拥抱会漫长。】

 

时针指向十一点,屋外一片迷茫夜色,只剩下路口一点零星的灯光,在冬末的寒夜里散发着微弱的光亮。

乍暖还寒的时候深夜寒风刺骨,前些日子刚下的初雪还没融化,正是最冷的时候。

王俊凯拿着刘志宏写给他的地址,打车赶往王源家时,已经过了午夜。

房子在西郊外的别墅区,王俊凯对这片地界不熟悉,大半夜的又找不到人问路,转了好几圈才找到。

铃声响了好一阵,就在王俊凯几乎已经绝望的时候,房门打开了。

面前的王源穿着睡衣,看上起很憔悴,那双他看过的最纯粹最闪亮的黑眸,此刻却沾染着倦到骨子里的疲惫。

王俊凯看着他,这个男人,在他的生命中出现时永远维持着卑微的姿态,即使他本身是那样干净、儒雅、漂亮,而自己带给他的却只有伤害与践踏。在他身上找寻着虚无缥缈的满足感与自豪感,却不知道正被他以悄无声息的方式保护在羽翼之下,对他的忍耐与付出一无所知。

想说的话千言万语堵塞在脑子里,真正见了面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最终还是王源先开了口:“真没想到你会主动来找我。那么,有什么事吗?”那人的声音很平缓,带着几丝沙哑的浑浊,远不及平日的清冽动听。

王俊凯清了清嗓子:“听说你病了,我来看看你。”虽然心存愧疚,可说出口的话还是硬邦邦的,听上去不像是来探病的,倒像是来讨债的!

王源听他这么说有些惊讶,嘴角还是忍不住微微上扬,“那就进来坐坐吧!”

王俊凯跟在王源身后进了房门。整栋别墅都是豪华的欧式风格装潢,房间里吊着的是华美的水晶灯,光线璀璨但不刺眼,铺在地上的是暗红色花纹的羊毛地毯,鹅黄色窗帘把落地窗遮的严严实实,仿佛常年都不曾拉起来过。

酒红色的木质长桌摆在中央,王俊凯略略扫眼过去,桌上左边摞着的是各式各样的设计稿,右边是办公文件还有传真之类的,此外还有一些书籍资料,把桌子堆得满满当当,上面还有未完成的稿件摊铺在桌子上,空出来的角落里,放着一只空空的烟灰缸和喝空了的咖啡杯。

目光触及到墙上挂着的那张被金框裱起来的签名时,王俊凯心头一动,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确认,竟然真的就是十年前那张,还保留得完好无缺,但已然泛黄的纸角默默地宣告着自己经历过的年岁,房间里很静,几乎只剩下二人的呼吸和心跳声。

没想到自己随手签的一张东西,他却当个宝贝一样供奉收藏起来,真是个傻子。

他静静看了半晌,觉得心口发疼,鼻尖发酸,杵在原地,懊恼地一声不吭。

王源本就发着高烧,又在门外吹了风,此时更加支撑不住,眼看着视线迷离,竟然傻傻地问出一句:“王俊凯?怎么有两个王俊凯……”

“……”他的声音不似以往般清亮,听在王俊凯耳中五味陈杂,之前那股难以言喻的酸涩感再次浮上心头,变得越来越远强烈,他眼神微微变沉,眸子深深望着王源,那里面暗藏着王源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遥远地闪烁着。

王源就看着这一束光芒,感觉到意识一点一点从身体里抽离出去,在彻底昏睡之前,他似乎感觉有只手抚上了自己的背……

 

15

 

【我要汇入你的湖泊,在水底静静地长成大树。】

 

再次睁开眼时已是天光破晓,王俊凯又烧了一壶热水来替他擦脸,他额头的热度渐渐退去了,英气的眉头也舒展开来,睡相看上去安稳又平和,只是脸颊处还带着些病态的酡红。

王俊凯搬了张椅子在床前坐下,直勾勾地盯住他看了一会儿,记忆里这个男人似乎也曾经照顾过自己醉酒后的模样,现在想来,才恍然发觉,原来他们二人之间竟然已经到了如此亲密的地步,可以肆无忌惮地将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展示在对方面前,完全信任,毫无保留。

屋里暖气很足,房间很静,静得能清晰地听见两人的呼吸和心跳混在一起合奏,王源被单下的胸膛平稳地起伏着,阳光从窗口打进来,铺在被单上,暖暖的,散发出恬静的味道。

王俊凯从被单下寻到王源的手,抓起来,贴在自己脸庞处,王源睡眠一向很浅,这个动作惊醒了他,迷糊地睁开眼睛,对上王俊凯来不及闪躲的视线,他一下子回过神来:“你还没走?”

“嗯……”王俊凯从喉咙深处发出一个短暂而浓重的鼻音回应他,听上去有些沙哑。

“你真的是王俊凯吗?不会是刘志宏冒充的吧?”王源瞪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

“傻子……刘志宏都和我说了。王源儿,你为什么这么傻,你……”本就沙哑的声音此时带上了些哽咽,听得人心里难过。

王源摇了摇头,伸手把他接下来的话堵回口中,“王俊凯,你要知道,这世界上许多事情的发生是没有什么原因的,男人之间,无需太多纠缠,你只要知道,我无论做什么都是为你好,就足够了。”

“为什么?是因为……爱情吗?”提到这两字,王俊凯的目光一瞬间温柔了起来,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想过会有什么一生一世,一心一意的爱情存在,可是面对王源,他却觉得一切都可以自热而然地发生,不必有顾虑,也不必因为畏惧而留下遗憾。

王源看着他的脸,目光像水墨画般晕染开来,沉默一会,说:“王俊凯,答应我,一辈子都不要沾染上爱情,爱情是毒品,只会让人软弱,让人身不由己。”

“呵!”王俊凯笑得有些嘲讽,自顾自站起身来,倒了杯水把王源扶起来喂他喝了。王源刚把水咽下肚,就感觉腰上一紧,王俊凯靠在他肩头搂住他的腰,灼热的呼吸喷洒在他胸口。“你当真这么想的吗?”这个熟悉的声线,这种熟悉的味道,就算是在梦里,都能辨别。

这一刻,仿佛天旋地转,像是要窒息。

王源浑身一僵,愣了半晌,终于还是抬起手臂,抱住了自己的全世界。就这样吧!多年的梦想终于实现了,此生再无没有遗憾了。

末了,他听到耳边响起这样的声音:“王源儿,你真是个口是心非的骗子!不过,和我在一起吧。”

似乎自己所想的所期待的,就这样实现了。

站在窗外的角落里的男人嘴角微扬,悄悄为自己点燃了一支烟。

他站在阴影之中,那么孤独。

他这一辈子抽过很多牌子的烟,喝过不同种类的红酒,定格过许许多多的美好画面,却只爱过一个人。

不过还好,那个人终究得偿所愿了。虽然疼痛,却也快活。

 

16

 

【因为全世界都那么脏,才找到最漂亮的愿望;因为暂时看不到天亮,才看见最诚恳的梦想。】 

 

之后的日子,平平淡淡中亦不缺少大的起伏。王俊凯推出了新的专辑,搞独立音乐,意外地颇受好评,甚至举办了全国范围内的循演,这意味着他将会被更多的人喜欢追捧,会红。

十年前那个心心念念想实现的梦想,就这么轻易地达成了。

红起来再看那些沉寂的岁月,却像是转瞬发生的事,潦草且不值一提。

王源站在舞台下方,仰望着梦想的存在,亦如曾经。他听到那个抱着吉他的男人贴着话筒,深情地说出一句对白:“一首没有歌词的歌,给我最后的爱人。”

台下尖叫如潮,目光却隔着人群交汇在一起,熟悉的旋律再次唱出来,心里想的,却已然不是同一张面孔。

面对主持人对关于“梦想是什么?”的提问,王俊凯面对镜头,眼睛里闪出琢磨不定的光采:“梦想啊!梦想大概就是你以为永远失去了的东西,一转过身,却发现它正完好如初地躺在你手心里。”

那天来看演唱会的人都说,主唱虽然已经三十岁了,却有一颗永远热血的心,闪耀得像一颗星辰。

演唱会结束了,还在摆弄着单反的王源被一把攥住了手腕。

“去哪?”

“带你去吃牛丸汤面。”王俊凯走在他前,头也不回,嘴角却分明挂着笑意。

“你刚才是不是又在偷拍我了,小粉丝?”

“我还用得着偷拍吗?大明星!”

那家店还是十年前的模样。王俊凯拉出椅子,什么也没问,就点了两碗牛丸汤面。

王源皱眉,牛丸汤面有什么好吃的,“喂,你怎么都不问我想吃什么?”

“这还用问吗?”王俊凯语气很是霸道,“牛丸汤面。我的最爱,你肯定也喜欢。”

王源愣了一下,发现自己竟找不着合适的理由去反驳他。

一起坐在大排档前吃牛丸汤面,简单而美好,似乎是目前和这个男人除了做爱以外唯一做的事了。

 

END

 

 


评论(75)
热度(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