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不起来の鬼

懒癌晚期患者
暂无明确属性
不接受任何形式勾搭
对于“第一眼”id是不会私信密码滴哟

光源(7)

(5-6)



7.留宿

 

二人到家时早已是后半夜,偌大的居民区里,仅有寥寥几户人家还亮着光,沉沉睡去的人们压根不会察觉此刻正流光飞舞的莹莹细雪。可以猜想,明天一早拉开窗帘看到这遍地银装素裹时,他们面上的表情会是多么惊异。

 

推门进屋,抬眼看去,王俊凯的家和王源想象中相差无几。大约一百平米的面积,白墙,天蓝色的窗帘。家具没有多少,装潢也简单到不行,整体给人感觉清爽干净,格调简约。客厅整洁得几乎挑不出一丝凌乱的痕迹,王俊凯就是如此,总是喜欢在细枝末节的地方讲究,什么东西该放在哪儿向来分得清清楚楚,半点儿都容不得错。以前同桌时,王源没少因为随性散漫的做派被他调侃鄙视。一想到那人转着笔杆努着嘴,摆出一副嫌恶的嘴脸,王源就气得牙根发痒,恨不得一桶冰水把那人泼醒,让他看清楚到底谁才是该得意的那个。

 

只会刷脸的混蛋。

 

然而第二天早晨,王源却总能发现自己乱堆乱放在课桌上的卷子被叠成一摞放好,书本也被有条不紊地整理过,就连钢笔摆放的角度都显得恰到好处。心头一暖,正对上那人暖阳一般温柔的目光,挣扎无效,几乎要溺死在里面。

 

王俊凯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走进王源的生活中,一步一步攻城略地,等他终于有所察觉想把人赶走时,那人却早已狡猾地驻扎好营地,再也不肯挪动分毫。

 

他原本就是这样的人,对一切嘲笑与冷讽都可以漠然处之,唯独对那一点点关怀无所适从。

 

王俊凯给予的、纯粹的暖意,可以让他用十倍去回报,并且以为是值得的。

  

他有时都会看不透这样的自己,分别的日子里,一天比一天更想王俊凯,他从来不曾料想过自己竟会对一个人执念至此,那些粉身碎骨也心甘情愿的爱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吗?

 

简直不可思议。

 

想到一起上学的那段日子,王源心中百感交集,跟着王俊凯走进里间,这才看到他平日里做音乐的一些设备,吉他,键盘,不大的桌子上堆着的都是谱子,有一些作废了的就揉作一团扔在角落里。王源瞥见角落里已然空了的几个啤酒瓶,暗暗皱了皱眉。

 

王俊凯还是没说话,径自开了灯,灯光照在王源冻得微微发红的鼻尖上,看得他心头一悸。第一次带乐队以外的人来家里,一向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竟然隐隐觉得有些尴尬,低下头闪躲着王源探寻的视线:“王源儿,你渴不渴?想喝什么我去给你拿。”

 

未等王源回答,就头也不抬地一溜烟跑进厨房里,拉开冰箱翻找起来,颓然地发现家里竟然除了用来兑伏特加的橙汁以外再无其它饮品,不禁有些失望,悻悻地拿着半盒橙汁再度回到王源面前。

 

此时的王源正被架子上堆着的几张CD吸引着视线。

 

王俊凯把橙汁递到他手里,语气里带着兴奋般感叹道,“他们真的超级了不起,你也喜欢?”

 

王源大致扫了一眼,John,Bob Dylan,Beyond,L'Arc~en~Ciel还有 Norther,果然都是摇滚界闪闪发光的人物。

 

王俊凯看他做出饶有兴趣的表情,更加滔滔不绝起来,“我喜欢做音乐,热爱摇滚。在国内总是束手束脚,总有一天,我要到美国去闯一闯,那里才是真正的音乐国度……”

 

看到他把吉他拿起来专心擦拭,眸色温柔,态度虔诚,这才知道他有多爱。“王俊凯,音乐这个梦想你打算坚持多久?”王源突如其来的疑惑打断了他激情澎湃的演说,王俊凯愣了一会儿,气氛一下子凝固了,暗沉的月色中万籁俱寂,天蓝色的窗帘静止不动,头顶的吊灯光芒幽白。 

 

王源抬起头,脸隐在灯光的阴影里,但他的眼睛却分外明亮,像无垠夜空中两颗闪闪发亮的小星星,瞳光潋滟着望进他眼中。

 

王俊凯目光沉沉地看着他,用一种他从来没看过的眼神,好像第一次真正看见了他这人。

 

“我不知道,不出意外的话,大概就是一辈子了吧!”语气是一如既往的吊儿郎当,好像什么磨难都不曾放在心上,也不会去计较为梦想所付出的代价。

 

不知为什么王源没由来地一阵心酸。

 

仍旧保留着一颗赤子之心的少年,傻傻地试图一个人对抗全世界的模样,骄傲又倔强。

 

 

王源本意是想睡在客厅的沙发上的,夜间的温度降到了零度以下,冬季的夜晚浓厚深重,王俊凯坚持让王源和他一起睡在床上,并肩仰面躺在刚好挤下两个人的床上,目光放空望着天花板的方向。

 

关了灯伸手不见五指。

 

一片寂静。

 

只有彼此的呼吸声。

 

王源闭上眼睛,黑暗之中,谁也看不见谁,伪装出来的坚强堡垒渐趋崩塌,一瞬间痛楚与倦怠争先恐后翻涌上心头,葡萄样的眼珠开始泛起了水雾。

 

王俊凯见他半天不说话,以为他已经睡着了,双手轻轻搭上那人腰间,轻轻使力将人揽进怀里。

 

倏地感觉手背上湿热一片,这才意识到,“怎么哭了?”声调不自觉有些颤抖与慌张。

   

泪眼迷蒙的王源下意识推拒,王俊凯便抱得更紧,下巴贴着额头,几乎亲密无间。 

 

“别这样……”他小声提醒,别开脸,耳根微微泛红。 

 

“有人欺负你了吗?哥去帮你教训他?”王俊凯一边单手箍住他的腰让他无法挣脱,一边用另一手比划着拳头,做出要帮他出气的架势,他的眼睛在黑暗中亮得像璀璨的夜光宝石,身上带着好闻的烟草香味,青涩的胡茬,对称的小虎牙,稚气又成熟。

 

王源一时间有些恍惚,放弃了抵抗,乖乖被他囚禁在怀里,炙热的温度,强劲的心跳反而让他不安渐渐平息下来。

 

“王俊凯……”难得收锋敛芒地放软了语气,带着水汽的声音听在耳中格外楚楚动人。

 

“我在。”王俊凯把头抵在那人颈间,淡淡的水果香气瞬间盈满了鼻腔。

 

“婚姻这种东西真让人觉得恶心!”他的声音很平静,仿佛是在说一个不相干的故事,带著嘲讽的语调。

 

“每次一见面就是吵架,要不是为了儿子早跟你离了……靠,为了我?我几年前就巴望著他们早点离……”

 

“哪里有这样的夫妻?你过你的,我过我的,见了面不是吵架就是打架,我就在边上,看着他们发疯发狂……就这样……陌生人一样……”

 

压抑已久的情绪一瞬间爆发了出来,虽然不愿提及,但疼痛就好比一个瓷罐,只要磕出一道裂缝,里面的储存的悲伤便会源源不断地渗出,水流一般蜿蜒蛇行,慢慢把人浸透。

 

想哭,泪水不受控制地从眼眶里涌出来,近乎嚎啕,肝肠寸断。同样倔强的少年第一次示弱于人前。

 

这场哭泣来得过于突兀,王俊凯不禁有些仓皇失措,轻轻揉抚着王源柔软的黑发,试图将他按进自己怀中。牙尖嘴利的小刺猬一下子变成闪着泪光的小兔子缩在自己怀里,双颊泛红,两眼似水,不经意间叫人情潮暗涌,心头耸动。 

 

黑暗里,被压在怀中的王源看不见王俊凯此刻的表情。只有喷在耳边的呼吸异样灼热,王俊凯厚实的手掌一下一下轻拍在他后背上,安慰着哭到抽噎的脆弱少年。

 

“王源儿……凯哥还在……”

 

难得正经的声音轻轻软软飘进耳朵里,听得王源呼吸一窒。

 

对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来讲,能说出口的多半是些无足轻重可有可无的闪念,真正发自内心的感情却因太过年轻而承诺不起,所以变得涩晦隐忍,有口难开。

 

我不孤单吗?王源看着他认真的眼神。他会陪着我吗?他会一直在我身边吗?眼前的这个男孩?他又属于谁?黑暗中,泪水模糊了视线,王源看不清王俊凯此时的表情。他不知道自己能拥有什么,也不知道什么才是他不会失去的。

 

“王源儿,去看我的演出吧!我想带你去看一次我的表演!”似乎是看穿了他的困惑,王俊凯目光坚定地说道,怀在少年腰间的手臂又忍不住收紧了几分,几近完全贴合的身躯,呼吸陡然一热。

 

“好啊……你先放开我……”

 

 

 ——TBC——

 

(8)

评论(53)
热度(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