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不起来の鬼

懒癌晚期患者
暂无明确属性
不接受任何形式勾搭
对于“第一眼”id是不会私信密码滴哟

光源(1-4)

王俊凯从舞台上跳下来,急匆匆地向后台走去,却在一转身的时候,猛地听见一声“咔”,遇到一束耀眼的光。

 

笑弯了一双桃花眼的少年一把拽住身前妄图逃跑的家伙圈进怀里:“王源儿,你都是我的人了,怎么还一天到晚想着偷拍我?嗯?”

 

——因为,你是我的光源。

 

 

1.早餐

 

手里提着M记的早餐,王源习惯性买了两份。低头扫了一眼白色的腕表,还有三分钟,王源把手插进口袋里,默默加快了脚步。

 

初春的早晨还带着些许凉意,走路飞快的少年不自觉地裹紧了风衣外套,远去的背影看上去清瘦且笔挺,窄窄的肩膀,纤细的双腿,像一只脆弱的雏鸟却带着难以名状的倔强。

 

教室在顶层的拐角处,王源在门口顿了顿,看到浅金色的晨曦洒在少年栗色的头发上,泛着熟悉且温暖的光芒。王源径直走到桌椅前,一把扯下那人充弥着噪乱电子乐的耳机,摆出一副教导主任的口气,“你就混吧你!”

 

王俊凯见他来了忙把旁边的椅子从课桌底下抽出来,一脸玩世不恭的痞气拍着椅背示意王源坐下来,“大清早的就乱发起床气,给凯哥带早餐了吗?”

 

王源有些不耐烦地把早餐扔在他桌上,转过身去翻英语课本。

 

王俊凯一边毫不客气地拆开包装咀嚼一边调侃他道:“这么大方,这些都是给我带的?自己呢?吃过了吗?”

 

“我吃过了。”王源面无表情地脱口而出,从小到大,撒谎不用打草稿的技能早就练得炉火纯青。

 

王俊凯一脸不信地凑过来,吸了吸鼻子,“你骗人,明明什么都没吃,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吃早餐对胃不好,就不听是吧?”

 

“我不饿。”王源不动声色地避开王俊凯吐在耳边的热气,脸颊上泛出不易察觉的红晕。

 

“快吃,那么瘦还不好好吃饭,不知道的以为我虐待你呢?”王俊凯语气里饱含威胁,单把纸袋推到王源面前一撂,双手撑在他身侧,大有一副不肯吃就给他强塞进嘴巴里的恶形恶状。


王源被他目不转睛地注视过三秒之后,只觉得身后脊背发凉,终于忍不住要缴械投降,掏出一块薯饼放在嘴边小口吃起来,王俊凯这才满意地转回原位,继续对剩下的食物风卷残云。


王源觉得自己也真够没出息的,可是无论怎样,只要面对着的人是王俊凯,他基本上就处于毫无反抗之力的状态。

 

高二文理分科之后,王俊凯就成了王源的新同桌。从此以后,王源的身体和心灵就开始不断忍受来自眼前这个狂躁症晚期患者的镇压与摧残,可不知道为什么,王源竟然不是很反感他对自己这种趾高气扬的嚣张态度。王源觉得自己一定是大脑回路出了问题,才会对他这种为非作歹肆意妄为的禽兽纵容至此。

 

这种受制于人的现状让王源很不满,可是却像踩进沼泽里一样越陷越深。

 

简直弱爆了,王源心想。

 

其实,这个家伙也有温柔可爱的一面,王源绞尽脑汁为王俊凯施加在自己身上的恶行做着最后的申辩,比如——

 

王源的椅子腿因为年久失修不争气地晃了一下,就在王源由于重心不稳,俊脸马上就要与青绿色的地板砖来个亲密接触时,一只有力的手臂揽在自己腰间猛地收紧,王源眼角一抽,心说不妙,果然下一秒就被揽进一个结实温热的胸膛,“小心点,我怕你掉地上。”王俊凯一边在他腰间的柔软处不怀好意地用力一掐,一边故作严肃道。王源憋得满脸通红,却偏生说不出一句话来反驳他。

 

冤家!

 

第一次见面看你不太顺眼

 

谁知道后来关系那么密切

 

我们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

 

却总能把冬天变成了春天


2. 秘密

 

这世界上,没有人是没有秘密的。

 

王源也有一个秘密,藏在心底,讳莫如深。时间久了,连他自己都有些琢磨不清楚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到底是什么时候与王俊凯之间的关系不受控制地脱离了正常运行的轨道?王源自己也说不清楚。

 

他只知道,王俊凯身上带着不容忽视的光芒,从第一次见面就知道。

 

开学第一天,长了一双勾人桃花眼的少年把后背靠在窗台上,脸正对着门的方向,站在一群男孩子中间,聊得热火朝天,逆光下的侧脸太过耀眼,让刚进门的王源不禁失了神。如果说过分英挺的容貌是造物者的恩赐,卓尔不群的气度才使他真正凌驾于芸芸众生之上,成为最耀眼的那束光。

 

有些人即使一言不发地藏匿于熙熙攘攘的车水马龙之中,也会让人第一眼就看到他。他们生来就具有吸引别人目光的天赋,散发出刺眼夺目的光芒。

 

王俊凯是这样,王源亦是如此,两个同样与众不同的人注定了要彼此吸引,这是命中注定的羁绊,谁也逃脱不得。

 

王俊凯对王源来讲是克星,是对头,更是命运不小心开的一个玩笑。这个玩笑让王源进退两难,寝食难安。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生活中大大小小的所有事情都与王俊凯有了关系,一起吃早饭的是他,一起做作业的是他,一起放学回家的还是他。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会站在他身边,无聊时玩闹消遣,有事时分忧解难。王俊凯这三个字暖得像冬日里难得一见的灿烂骄阳,给高中平淡乏味的生活增添了几分意想不到的妍丽色彩。

 

王源难得在课上走一次神,扭头看向窗外,天蓝水阔,白云朵朵。

 

下课铃响了,王源低头看了一眼身旁睡到昏天黑地的家伙,忍不住腹诽道,明明性格这么恶劣的家伙睡着时却像个孩子,脸上的表情是毫无防备的天真,让人恨不起来,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柔软的黑发,立刻像触了电一样把手缩回来。

 

王俊凯,有名的浪荡子,终日里流连花丛,绯闻不断,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上这么一个人。从小就是众人瞩目的中心焦点,自带话题的风云人物,全校女生们争相热捧的对象,一颗真心恐怕早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一想到这王源就有些气恼,用力拍在那人肩膀上把他摇醒,“下课了,傻子。”

 

王源健步如飞,前脚刚出教学楼门口那人后脚就追了上来,拍了他左侧的肩膀却顽皮地从右侧探出头来。小虎牙从笑容里探出尖尖,纯真中透着几分邪气。在太阳下的他似乎特别受到宠爱,像阳光全揉碎了洒在他的脸上。王源的心跳不争气地漏掉了半拍,加快脚步走在那人前边。

 

校园里遍植梧桐,一片绿意盎然,小花园里正合时宜的白玉兰散发出迷醉的幽香,正是春光大好的时候,喷泉边坐着的全都是卿卿我我的年轻恋人,无处不在的荷尔蒙气息让整个校园都洋溢出一种甜腻的心情,附近广场的白鸽从四面涌来落在二人脚边,美好得像是在教堂前描绘出的圣洁画卷。

 

王俊凯一把勾过王源的脖子,不正经地开着玩笑,“要不咱们也啵一个吧?”

 

王源吓得一颤,像被洞悉了什么一样从那人结实的臂弯下挣脱出来,“你胡说什么呢?”

 

“哟哟,我开个玩笑你也信啊?脸都红了,咋了,被哥宠惯了,真当自己小姑娘呐?”王俊凯语气里调侃的意味很明显,王源脸上挂不住嘴上又无力回击,气得一拳砸在那人胸口上。

 

王俊凯不气不恼继续跟在他身后走着,少年瘦长的身影叠在一起,状似无间。

 

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

 

你会发现你会讶异 

 

你是我最压抑

  

最深处的秘密 

 

3.流言

 

其实王源觉得,现在这样就挺好的。上课的时候聊聊天传传字条,下课的时候一起打球说笑,互相调侃着对方与某个美女班花之间不得不说的暧昧情愫。我和王俊凯是好朋友,好兄弟,一切都那么正常而妥帖,真的,挺好的。

 

除了在某些海浪一般潮湿的梦境里,涛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王俊凯逆光下俊美的脸依旧闪耀得让人目眩神迷,恍惚中王俊凯对自己伸出一只手,“喂!跟我走吧!王源儿!”

 

王源觉得有些仓促,有些意料之外,可他没有犹豫,不会拖延,就这样回握住了王俊凯递过来的手。

 

他说话的语气那么温柔。他身上的光亮,那么微弱,但却能直击心脏。 

 

然后,梦就醒了。


掌中握着的温度依稀尚存,可转眼间什么都冰凉。

 

梦中记得仔细,可睁开眼就什么都忘记。


一切不过是黄粱一梦罢了,谁又会去当真,也是当不得真的。


 时光就这样缓缓地流淌过,心与心之间的距离到底有多远,是用标尺测量不出的。

 

寄居蟹之所以甘愿寂寞,只是因为无法丢弃保护自己柔软心灵的外壳。

 

初夏的上午,太阳最好的时候,整个教室洒满了金沙子一般的太阳光,照得人浑身暖洋洋的。不知疲倦的蝉鸣和枝头聒噪的麻雀却搅得人心烦意乱。

 

正在绞尽脑汁与一道数学题进行殊死搏斗的王源倏然间被身后传来的一段对话打断了思路。

 

“诶,你听说了吗?昨天校庆排练的时候,隔壁班的班花跑到舞台上和王俊凯告白了,两人还在台上拥抱了呢!可浪漫了~”

 

“真的假的,王俊凯不是号称从来没谈过恋爱吗?我还以为他眼光多高呢!那个什么班花长得也不过那么回事,早知道他这么好钓,我就应该先下手为强!”

 

“瞎说啥,你不早就名花有主了嘛!小心你家那位不要你了!”

 

“嘿!他敢不要我,他要是不要我了,我就……”

 

校园里传播速度最快的永远是那些带着粉红色暧昧气息的流言蜚语,谁喜欢谁,谁暗恋谁,谁和谁告白了,谁被谁拒绝了,谁抢了谁的男朋友,谁和谁为了女神大打出手……蜚短流长,防不胜防,原本虚虚实实的那么点猫腻被传得绘声绘色,任谁听了都要信以为真,尤其是像王源这种心里有鬼的人,更是敏感多疑,忍不住在心里不断猜测推敲流言的真实度。

 

隔壁班的班花邓梓绮,身材娇俏,大眼睛,小酒窝,长头发,活泼可爱,喜欢穿白色的连衣裙,是大多数男生都会喜欢的类型。

 

前桌的男生开始一遍一遍地嘟囔着老师布置的诗词背诵内容:“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王源突然有些绝望。这种感觉就像烈日炎炎的夏天好不容易买到一支清凉爽口的葡萄味冰棒,还没等吃就滴滴答答全部化掉,糖汁沾了一身,手上和心里一齐黏腻起来不说,连心情都变得涩涩的无法言喻。

 

握在手中的自动铅笔突然因为用力过猛断掉了铅芯,他悄悄斜了斜眼珠,扫了一眼身旁依旧睡得泰然自若的俊朗面容,细碎的刘海遮住眼帘,下巴和人中间冒出不甚明显的青涩胡茬,高挺的鼻梁让他看上去多了几分桀骜不驯,让人感觉锐气逼人,宽阔的额角又让人觉得平和,透着几分亦正亦邪的味道。

 

天真而又邪气,有着不羁的美感。是大多数女生都会喜欢的类型。

 

似乎感觉到王源目不转睛的注视,王俊凯蝶翼似的长睫毛扑簌簌抖了几下,随即便缓缓睁开了眼睛,正对上那双来不及将视线收回去的黑葡萄样眼珠。

 

“你看我干嘛?”

 

“不,不干嘛啊!”

 

“有心事?说,是不是看上谁家姑娘了,等着哥帮你搞定呢?”王俊凯笑着打量他心虚的样子,语气里一副老神在在的笃定。

 

“瞎说什么,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大庭广众就和女生搂搂抱抱,注意点影响好不好!”王源伸出手挡住了王俊凯又要靠过来的俊脸,害怕被他听见自己鼓点强劲的心跳声。

 

“我怎么了,我又没有盯着别人看到口水都要流出来,不知道的还以为……唔……”王源的手捂了上来,把王俊凯的后半句话封在了嘴里。

 

漫长的沉默让人觉得时光像是被魔法凝固了一般停滞不前,“嘿!王源儿,告诉你一个秘密!”

 

“有话快说。”

 

“我比较喜欢没有酒窝的,眼皮最好是一单一双,多时尚。”阳光下的笑脸暖暖的,慵懒中带着几分玩世不恭。

 

在我心上用力的开一枪

 

让一切归零在这声巨响

 

如果爱是说什么都不能放

 

我不挣扎反正我也没差

 

4.争吵

 

“嗨,你看见王俊凯了吗?”王源在教室门口拦下一个经常一起打球的男生问道。

 

“王俊凯啊!没看见,他不都好几天没来上课了吗?球场上也没见过他,说好了要教我防守的,现在连人都不知道哪里去了!”

 

“这样啊!谢了。”

 

高三是人生中至关重要的一年,高三生活是生命激流的一段,却又要逆流而上。多少人在其中挣扎,多少人在其中怨骂……有多少人在挣扎的最后咬牙冲破阻挡?又有多少人在怨骂中仍然执着顽强?

 

窗外,蝉声阵阵,周围的人都在奋笔疾书,整个教室都是笔尖在纸面上摩擦的沙沙声和翻页的响动,心情说不出的压抑。炙热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悄悄钻进教室里,照在身旁空荡荡的椅背上,涂抹出几片斑驳的光影。

 

广播站正在放零点乐队的歌曲,主唱喊到嘶哑的声音传到王源耳朵里:

 

“你找个理由,让我平衡

 

 你找个借口,让我接受

 

 我知道你现在的想法,而你却看不出我的感受

 

 天好黑,风好冷

 

 你说是时间,把你我捉弄

 

 现实的生活,难免出现裂缝

 

 别说是偶然一次放纵,而我却陷入了困境

 

 我好累,我好疼

 

 你到底爱不爱我,我不知该说些什么

 

 你到底爱不爱我,撕掉虚伪也许我会好过

 

 你爱不爱我,我不知该做些什么

 

 你到底爱不爱我,唤醒自己也许不再难过……”

 

放学了,王源看着王俊凯桌子上堆积成山的试卷,思虑再三,还是一股脑儿塞进书包里走出了教室。

 

凭着模糊的记忆找到了王俊凯家门口。

 

各科的卷子,下周就要集中答疑了,在这种时候还敢对老师布置的作业不闻不问的,全年级估计只有王俊凯一个人,王源越想越火大,泄愤一般用力摁了一下门铃。

 

“叮咚叮咚……”悦耳的铃音掩盖不住屋内的震耳欲聋的音乐与喧嚣声,王源突然间害怕起来,有种拔腿就跑的冲动,他知道门里一定是与自己的生活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世界。

 

门开了,扑面而来的是浓重的烟酒味和节奏强劲的摇滚乐,来开门的是一个手拿吉他,穿着黑色夹克的摇滚青年,过长的刘海遮住半张脸颊,邪笑中透着几分故弄玄虚的神秘感,耳朵上的耳钉闪着金属独有的冰冷光泽,过于苍白的皮肤和瘦削的下巴让他像一个终年不见天日的瘾君子,是和王俊凯一起组乐队的伙伴,看着门口表情怔忡的王源,眼睛里漫上朦胧的笑意,转过身朝客厅里喊了一句:“哟~王俊凯,你老婆找上门来了!”语气里尽是暧昧的调侃,听得王源腾地红了耳朵。

 

“谁?王源啊!他来干嘛?”王俊凯的语气中满是不信,从沙发上跳起来,随便踩了一双拖鞋就往门口去,看着杵在门口不知所措的王源感觉有些意外之喜,然而比惊喜更多的却是局促。

 

王源有些诧异地看着王俊凯手指间夹着的香烟,浑浊的气体不缓不急地蒸腾着,像是一个浓雾制造器一样源源不断地酿造出一大团一大团的雾,二人已经被牢牢围住。王源脑子里一片空白,想也没想就伸手摁在了那人拿着的烟头上,随着王俊凯一声惊呼,手指被烫到,倏地松开,渐灭的烟头颓然失去了依附,掉落在灰绿色的砖地上。

 

“你他妈疯了么,把手往烟上摁,疼不疼?”王俊凯牵起王源被烫出水泡的手指毫不犹豫就含进口中小心地吮吸着,疼痛难忍的指尖突然被含进一个温热的所在,感受到那人湿软的舌头一下一下慰抚式的舔弄,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妙气氛充斥在二人之间,心情像是被橘子水淋过一样酸涩,王源半天才慢慢回神,连忙把手指从那人嘴里抽出来。

 

“你怎么……”

 

王俊凯话音未落,王源一直插在裤兜里的右手就砸了过来,带着决绝的力道,左颊瞬间红了一片,眼中酸涩难忍,“嘶,王源,你发什么疯呢?”

 

“我发什么疯?王俊凯,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就打算这么混到死了,你这样下去有意思吗?每天躲在家里抽烟喝酒不去上课,考试不是作弊就是交白卷,你就打算一直这么堕落下去了吗?不务正业很拽吗?青春期叛逆还玩不腻?要高考了你知道吗?”

 

王源的语气很尖锐,眼神中是毫不掩饰的嫌恶,说的话一句比一句刻薄,说到最后早就近乎歇斯底里,双手推在王俊凯身上,把人推得后退了一大步。

 

王俊凯的身体摇摇晃晃,半天才站稳,他的眼神几乎在一瞬间暗了下去,抬手轻轻擦了擦嘴角渗出的血迹,“王源,摇滚一直以来都是我的理想,你是知道的,这么多年都没变过。”他抬头扫了王源一眼,眼神中是毫不退让的坚毅与执著。

 

“理想,理想能当饭吃吗?”王源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表示对他的说辞嗤之以鼻,泛红的眼角满是冷冽。

 

话题一下子变得很沉重,王俊凯徒劳地张了张嘴,半晌才道:“王源儿,你太偏激了,而且悲观。”

 

“没有,我只是比你更有理智一些而已!”十七岁时白皙的面容,安稳且疏离,颧骨微突,眼睛是深静的琥珀。

 

没错,王源理智且悲观。

 

王俊凯一脸茫然地看到那人拉开书包拉链,把一大叠卷子塞进自己怀里,这才知道了他来找自己的目的。突然觉得有些动容,原本酸涩的眼角痛意更加明晰。

 

王源眸色冰冷,最后看了他一眼,随即转身离开。

 

王俊凯在身后喊了几遍他的名字,没有丝毫回应,面前只有斑驳地长著青苔的墙壁,光线愈加黯淡,巷口偶尔有行人路过时的谈笑声。

 

那个背影逐渐远去,王俊凯瞬间觉得自己一无所有。

 

王源,你为什么就不明白。的确,人终有一死,百年之后尘归尘土归土,可是只要活一天就得对得起自己不是,既然结果都是一样,更要让过程精彩绝伦。摇滚是我生存的态度,他让我不顾一切。

 

全世界都可以不相信我,唯独你不能。

 

我找不到 我到不了

 

你所谓的将来的美好

 

我什么都不要 你知不知道

 

若你懂我 这一秒

 

 ——TBC——


(5-6)



 

 

 

 

 

 


评论(70)
热度(433)
  1. Karroy_0715燃不起来の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