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不起来の鬼

懒癌晚期患者
暂无明确属性
不接受任何形式勾搭
对于“第一眼”id是不会私信密码滴哟

从《小情人》说起

 @耽于美色 

耽于美色!!!直呼其名是我对你简单粗暴的表白方式。能在lofter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发现你燃鬼何其幸哉!!!

 

说是惺惺相惜在燃鬼一定还不够资格。

 

你读的名著好多简直望尘莫及,弱弱地说一句我一部都没看过会不会被鄙视?总而言之就是你不反感R18但要建立在警示启迪,引人深思的基础上呗~我对R18的看法就没这么高大上了,小黄文有时候对我来说就像GV、AV一样纯粹发泄欲望。所以前段时间裱R18时我很愤慨,有一种被人攥住鸟儿射不出来的感觉……

 

其实,我更欣赏的也是那些通过欲望描写揭示深刻主题的文字。以前看的一部电影台词印象至今清晰,大概意思是说如果你被法律和市场束缚,就永远写不出真正有价值的文学。文学的本质是作者对自身所处时代的认知,反映,批判与希冀。好的文学作品几乎大部分都会涉及到一些边缘的人物和事件,黑暗面是无法回避,也是最能打动人心引起共鸣的一面。

 

我有这方面的意识可是却做不到,凯源的感情于我而言是很纯美的,我在写文时会竭力避开现实,把他们放在一个完全真空的环境中,像溺爱过度的父母一样不让他们与外界接触。从《竹琴载酒》到《笑问君心归何处》再到《兄弟乱伦三十题》还有目前阶段的《古风情趣三十题》无一不例外,过于理想化是我的优势更是我最难克服的障碍。这也是我喜欢你文字的原因,你写出了我不敢写,更写不出来的一部分——现实的残酷与荒唐。

 

从文的角度来讲,自《农民工王俊凯的故事》那篇文开始关注你,当时只觉得你态度认真,文笔好,有故事,心思细腻。情节步步玄机,环环相扣,肉写得更是酣畅淋漓。

 

《小情人》是让我真正对你肃然起敬的一篇文章,你深刻地意识到当今社会的黑暗并勇敢揭露出来,其中或许有对自己的深刻剖析,同为作者我很明白,这是对笔者来说一件很残忍的事情,把心挖出来任人搓圆捏扁的感觉真的很痛苦。我一般在lofter上喜欢当个鸵鸟,看到你受人指责时我却毫不犹豫跳出来为你说话,即使力量微薄也想尽力而为,看了你在那篇文下评论和在子博的吐槽,真的是一个相当温柔的人。从故事的结局能看出你的三观很正,对孩子们的爱也是发自真心,即时现实残酷也要让他不改初心,踏过荆棘终归称王。

 

《他不懂》中形形色色的人物性格把握得精准到位,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被你写得条条分明,你的洗脑大法让我一度偏向凯受党【给跪系列不解释

 

《给玺王子的家书》是我第一次推荐你的文,因为推了qkq向的文让很多有CP洁癖的粉丝对我失望取关,一夜几乎就掉了200粉。可是我却认为值得,不是粉丝来说对我不重要,我对每一个肯看我写文,给我鼓励的人都很珍惜,每一条评论都认真回复过来,尤其是在早期就开始关注我的那批大人们,你们的关爱让我走到今天。可是看到好的文我也会热血沸腾,难以自持,点一个喜欢或者推荐是我能给作者最大的回报,所以即使是凯源写手,即使粉丝们都不理解,即使心塞成狗丢失睡眠。推这篇文的理由有三①古风文抗拒不能②寓意深刻,感情丰富③依我个人理解,这其实是一篇披着千凯皮的凯源文,即使二王子脾气不讨喜,更是最先出局的那个人,可是大王子到最后还想着的那个人仍旧是他……

 

《坚定的友情》这篇文才是最让我又爱又恨的,你在评论中抓狂,说自己写的是虐文可大家却都当成甜文来看,其实你文章想表达的意思和最后的结局我们都懂,只是不想去深究,我们只是单纯地想把他们设想成一种爱侣的相处模式。怪只怪你写得代入感太强了,凯源凯在大家心里就是傻白甜的象征,那么好的两个孩子,谁又舍得狠心去虐呢?就连你自己都说写到虐的部分都忍不住去甜甜~

 

你肯和我写娃娃的兄弟篇我很开心,看到你的深夜吐槽真心让我惶恐,害怕自已是强人所难,逼你写了你不想写的东西,如果真的是如此,我在这里郑重道歉。

 

Lofter上很少有人把同人文延伸到真正文学角度的,尤其是屠夫家的同人,原因很多,读者年纪太小没有热度,爱豆身份特殊,创作范围窄等等……

 

无论如何,我觉得要对文字有着认真的态度才有可能写出好的作品,伯乐总是少见的,lofter上目前火爆的基本都是些快餐文学,我有时候也会违背良心去迎合大众选材,过得很纠结,很有可能找不到当初写文的本心就是我最近不正常的原因【原谅燃鬼在不负责任地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热度并不代表一切,最关键的是写出让自己满意的文字。

 

第一次的文评送给你,平淡无趣,见解浅薄,还望不嫌弃~\(≧▽≦)/~啦啦啦

 

 

最后几句话对我亲爱的读者讲,最近在写《KISS三十题》和源源生贺文,可能要暂时匿了,为了补偿你们,我会多推一些好的作品和写手补偿你们的,么么哒~~·~~

 

 

 

 

 

 

 

 

 

 

 


耽哥的文艺日常:

《小情人》这个故事大概展现了非常恶质的东西:潜规则、身体交易、活塞运动等,但是也有一点点美好的东西在里面,比如ab的真爱,还有a在污秽的圈子里前进的决心。所以最后是这些东西打败了短暂的沉沦。但是也能看到a的态度其实是暧昧不清的,他对于肉体关系的处理相当随意,没有触及到所谓尊严或者原则的东西,可以说在小说里,a的阈值非常高。他的自身保存得非常好,关键的线索维系在b的身上,当b被牵涉进来,他才觉醒,渴望重新掌握主动权。b的身段放得更低,故事里看不到他对自身处境的坚持和执着。似乎他的行动和情感都是被a带着走的,但是他又有自己的主意。故事对b的想法没有太多展露,保持了一些神秘感。

 

小说本来就是藏污纳垢的,包裹着欲望、暴力等在现实中无法实现的东西。当我写同人R18的时候,的确是为了实现私欲的。就像小说里总是出现的罪恶和暴力,我们不去实践这些罪恶和暴力,转而通过文学的手法去装点修饰,令它富有美感并引起人的同情,一定程度上是对人性恶的理解和包容。

 

我很喜欢的一部原耽,是讲一个玩摇滚的小明星和他的金主之间的爱情故事的。两人之间发现了彼此的真爱和依赖,实际上是另类版的灰姑娘故事,也是文艺小青年的软弱投降版。其实在美国20世纪左右,也有不少这样灰姑娘故事流行,甚至成为名著。比如《珍妮姑娘》这一篇, 大约是反映社会的极端分化,人们被迫出卖身体换取上升空间什么的。当时我的老师对这篇小说很反感,她说任何时候都不应该出卖肉体。她是站在道德立场上批判的。现在时下流行的很多畅销小说,其实都是这种套路,也许也是反映了一些时代精神和人们的心理需求吧。

 

在网络小说的阅读经验中,人们常常只是抱着消遣娱乐的目的,希望满足一点现实中没有实现的欲望。也就是所谓的身体写作或者下半身写作。尽管学术界批评谴责这类文字,也阻止不了这类主题的作品在市场上风靡流行。看一篇R18的黄暴文,也许仅仅是为了让大脑松弛,让身体刺激,让欲望得到满足。

 

无论如何,我始终认为,好的作品应该是让人产生思考的,会让读者将阅读的速度减慢,去思索一些平日里觉得理所当然或者压根没注意到的东西。不少著名的文学作品里,都有对爱情和欲望的指涉,但是爱情和欲望都被框架在一定深刻的主题之下。

 

比如《洛丽塔》,著名的恋童小说,主人公爱上了一个未满十四岁的小女孩,继而与小女孩的母亲结婚,后将小女孩的母亲撞死,与小女孩度过了一段沉溺于肉体享乐的生活。没想到后来小女孩跟一个小男孩要好,在旅途中抛弃了主人公。多年之后主人公再次与小女孩重逢,感慨时光的流逝,容貌的变迁。

 

村上春树的不少作品都有关于欲望的描写。名噪一时的《挪威的森林》里面是长篇大段的R18白描,第一次看这本是在高中时代,看了几次始终没看完,在肉欲的迷宫中迷失,体会不到作者要表达的寂寞。在前几年村上的著作《1Q84》中,虽然主题是相较于严肃和深刻的宗教、政治、社会生活等,但是其中对男主人公天吾和小女孩深绘里的关系描写,却依稀能捕捉到一点日本口味的情欲兴趣。只要换一个角度去看,完完全全就是中年男人被稚嫩貌美的美少女强行推倒,甚至“坐上来自己动”的情节。

 

19世纪的浪漫主义文学名著《巴黎圣母院》,写的是宗教对人性的强奸。禁欲的副主教费罗洛妄想得到美女艾丝美拉达,将风流的军官弗比斯杀害。又有流浪诗人甘果瓦幸运地得到艾丝美拉达的解救,丑陋的敲钟人卡西莫多也爱上了这位美女,后来使尽办法将其营救。在所有的教材赏析中,卡西莫多都是一副白莲花被同情钦佩和歌颂的形象,而副主教费罗洛则被形容成道貌岸然阴险毒辣的丑恶形象。实际上,用网络小说的角度去看,不就是一出玛丽苏女主的狗血剧吗?小说中四个主要的男性角色都倾慕于女主角,女主角也不过是个颜控外貌协会。副主教的爱充满了禁忌色彩,更加令人着迷。他杀了女主角倾心的军官,将女主角锁于牢狱,然后跪着亲吻女主角的脚,诉说着爱情。多么扭曲多么动人哈哈哈!

 

包括人们熟悉的《安娜·卡列尼娜》,主流的声音都在谴责安娜的丈夫卡列宁,说他用婚姻禁锢了妻子。而安娜的情人的渥伦斯基,也被谴责为自私又纵情声色的花花公子。安娜这个婚内出轨的女人人公则受到了最大的同情和理解。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代表作《罪与罚》,写的就是赤裸裸的罪恶和犯罪。从罪犯的角度去描写,让读者对他产生通感和同情,理解他在一定时代社会背景下受到的压迫。

 

在当下,我们所处的时代背景,跟二十世纪初的美国很有点相似。大约就是《珍妮姑娘》走红的时代。贫富差距拉大,人们希望通过出卖肉体获得上升的机会。所以在大部分的网络文学中,可以看到人们的权力和金钱的崇拜。皇帝、总裁、高干一类的角色受到追捧,主人公只需要获得美貌,就可以用爱情将目标对象俘虏。实质上只是欲求不满的人们所拥有的幻想。社会资源分配不均,金钱和权力掌握在少数人手中,青春貌美的却太多太多。为什么娱乐圈总是催生肉体交换,其实就是手中握有金钱权力者与只拥有青春貌美的人将自身的优势资源交换。

 

 

评论(19)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