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不起来の鬼

懒癌晚期患者
暂无明确属性
不接受任何形式勾搭
对于“第一眼”id是不会私信密码滴哟

与君知(古风情趣三十题之九)

9.在裸背上用毛笔写,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强强,互攻,高虐,R18雷者慎入)



——王源,我押上我的生死,来赌你的爱恨。

——王俊凯,我惟是留恋你双手的热度,还有那似有似无的温柔。你我之间不过是一场交易而已,别无其他。

 

“副将,事态紧急,末将安插在天雍城中的探子今早来报,天雍国君秘密下令向前线增援三万大军,妄想将我军一举歼灭,此时敌军前后加起来已有十万兵马,我苍翼近来战事紧张,死伤无数,早已是寡不敌众,这样下去恐怕是要凶多吉少啊!”上了年纪的参将颤巍巍握住王源的肩膀,痛陈道。

王源不动声色地避开他的触碰,伸出手在肩膀上轻轻掸了几下,面色冷傲异常,眉宇间似结上了一层冰霜,薄唇轻启,淡淡道:“此等军机要事应由我和主帅商讨,恐怕不在您老人家的管辖之内吧?你只要安心押运粮草便可,风言风语不可轻信,军心不稳乃兵家大忌。”一双鹰目微狭,泛出犀利的光芒。说罢便转身而去,脊背刚直不弯,言行间足以看出此人的固执与狂傲。

“我呸!什么副将?不过是个以色事人的玩物而已,凭着那床笫之事取悦主帅,这才爬到今天的位置,无耻之徒,有什么值得狂妄的!”老参将被他激得浑身颤抖,指着他的远走的背影愤然骂道。

 

玩物吗?只要能拥有权势,做个玩物又如何?

 

夜色正浓,寒风凛冽,塞北的黄沙随着朔风呼啸而过。浛水河畔,苍翼军队驻扎的营地顺水绵延出十里,一眼望不到尽头,处在正中间的一顶白色大帐里,炭火烧得极旺,粗重的chuan息声与压抑的shen吟声顺着帐口断断续续地传出来,周遭看守巡视的士兵似乎早已见怪不怪,困意袭来,忍不住打着哈欠。

此时的王源衣衫散乱,横陈于床上,露出白皙结实的胸膛,胸口处是无法忽视的肆虐痕迹,以及被wan弄到红肿不堪,泛着水渍的ru头。修长有力的双腿攀上男人的肩膀,脆弱的xue口随着双腿间粗长物件的进出不断收缩,仿佛是在不知廉耻地迎合男人的入侵。面上的表情却依旧冷静自持,眉头紧皱,死死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大帐里暖意融融,却无法融化他寒冰一样的目光。

王俊凯看不得他这副受刑般的模样,对准他体内的某个地方狠命撞击,逼得他眼角泛出泪花,shen吟声再也无法抑制。

“啊……不……不要……”

“不要什么?说出来啊?我的小野狼,嗯?”王俊凯捏住他的下巴,满意地看着对方因为自己而失控的表情。

这么多年过去了,王源还是没变。为什么?明明是他主动爬上自己的床,却每次都要摆出一副不甘不愿的样子,难道你我之间就真的只有交易?

 

王俊凯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王源时,那时的他刚满十六岁,正是年少得意的年纪,还是当朝兵部尚书之子,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奈何天意无常,只因为朝内党派斗争,王尚书为贱人陷害,背上叛国之命,虽皇恩浩荡念其多年勤勉廉洁,留下王家一条血脉。只将王源发配边疆充军,无圣上批准不得踏进京畿半步。

这对一向心高气傲的王源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打击,一下子被人从云端上拉下来,一脚踩进泥里,任谁也不会甘心。王源不服,为了重获权势与地位,他可以不择手段。

然而这世界永远是公平的,若想要在这边陲之地闯出些名堂,就必须付出一些代价。以他现下一无所有的状态来看,能交付出去的无外乎是身体和尊严,而恰好这两样东西刚好有人在觊觎。

从王俊凯第一次对视上王源的双眼,他就明白这个少年和他一样,身体里流淌着强者的血液。虎落平阳依旧是虎,龙游浅滩依旧是龙,那种浑然天成的霸气是什么困境都磨灭不掉的。王源全身透出来的野性的暴戾,像一头荒野中的孤狼,冷静而坚忍,生命的顽强气息在他身上得到了最完美的诠释。想要征服他的欲望在心中瞬间爆发,让他心甘情愿地臣服于自己,那种快意是难以想象的,只要一想到王源躺在在他身下shen吟哭泣的画面,王俊凯就觉得浑身燥热,渴望自此埋下了种子。

聪明如王源自是一眼就看出了他眼中的绮念,虽然以他的性子断然不会甘心委身于人,不过今夕不同往日,这样的机会难得,王源不想放过。

“主帅可否愿意与我做个交易?”夜静更阑,王源掀开营帐,大胆地对上王俊凯的目光。

“哦?什么交易?”王俊凯挑眉一笑,明知故问道,深夜来访还要避开守卫,王源的来意他早已猜出了七八分。

“我给你想要的东西,你提拔我做将领,公平交易,各取所需。”王源直言道,虽说是以身体做交换,表情却不卑不亢,像是真的在谈一场生意般不近人情。

这种势在必得的口气让王俊凯很不满意,站在面前这个人明明已是强弩之末,自己一声令下便可决定他的生死,可他似乎料定了自己会接受他的条件,这种与生俱来的敏锐直觉真的很该死。偏偏事实也的确是如此,面对王源,他无法抗拒。

“从今天开始就跟着我吧,即使是一头狼,我也可以驯服,你信不信?”王俊凯目光深邃地盯住他,那眼神中除了yu望似乎还掺杂了别的什么东西,王源不想深究。

——人道宁折不弯,我王源自是没有那样的傲骨,但若是宁弯不折的傲气,我还是有几分的。

 

月色凉而薄,像扇贝里通透的珍珠色,柔柔地透过营帐的缝隙,洒在王源赤裸的身体上。王俊凯仔细打量着身下的少年,体型纤细却精干结实,皮肤光滑且弹性十足,是力与美的结合,分明的手臂线条男子气概十足地彰显出这副身躯的力量。

王俊凯似被诱惑了一般在他身上大力亲吻,fu摸,继而分开他的双腿,整个过程中王源一言未发,亦没有反抗,只是默默地承受着。直到王俊凯发泄不满将自己胯下的ying物毫不留情地捅进他的身体里,这才因为疼痛而闷哼一声,但随即便主动将双腿缠上他的腰,似是在逼迫对方qin犯着自己。王俊凯对他这种即使被别人压在身下也要占据主导权的唯我独尊心态无可奈何,不顾少年人的青涩和jin窒,大力chou插着,湿热的液体从二人jiao合的位置流淌下来,王俊凯知道那是什么,但还是不肯减缓速度,不过是一个主动爬到他床上的男人,不值得他温柔以待。

王源没有shen吟,没有哭泣,连喘气声都尽量压到最小。王俊凯不喜欢这样虚伪的jiao合,更是好奇一个人的脾气到底能倔强到何种地步,于是更加卖力地在他体中肆虐着,不知做了多长时间,总之是在王源体内发xie了很多次,抽出来之后就迷迷糊糊地搂着人睡死过去,直到第二天早晨醒来,摸到枕边空落落的,这才知道王源已经回自己的营帐中去了。

 

王俊凯从大营北边走到南边,又从东边走到西边,遍寻不见王源的身影,随便揪住一个士兵问道:“王源呢?不出来巡营,跑到哪里去了?”

“哦,今早我看见他一瘸一拐地进了帐子里就再也没出来过,兴许是生病了吧?”

生病了?王俊凯想到昨日一整夜的纵yu,不禁觉得有些愧疚。径直走到王源帐外,二话不说就掀开帐帘,果然看见王源侧卧在床边,口中不住地咳着,见他来了,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但随即又恢复平静,冷冷地问道:“主帅大人不在帐中处理军务,到我这里来做什么?”

王俊凯懒得回复他,伸手探向他额头,只觉得入手一片滚烫,不禁惊异道:“你发烧了,为什么不去看军医?”

“哼!”王源挑衅般看着他,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

王俊凯知道他是顾及面子,也难怪,他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若是被人知道曾经用身体来取悦男人,必是屈辱难当。

王俊凯不顾他的反抗掀开被子,只见那人下身血迹斑斑,亵裤似乎是粘连在了腿上,王俊凯提醒他忍着些,尽量轻柔地帮他褪下裤子,修长笔直的大腿bao露出来,腿间那被蹂躏到红肿的密处可怜兮兮地皱缩着,王俊凯暗自埋怨自己下手太狠。

王源感觉到一根粗长的手指顺着那难以启齿的地方探进自己体内,不断抠挖着,异样的感觉袭来。他深知以自己目前的身体状态若是再被做上一次的话,也许会死也不一定,若是连命都没有了,那之前咬牙承受的屈辱也就没有了意义,想到这里,王源颤抖着身体,死死抓住王俊凯的手臂,近乎绝望地说道:“不要……”

王俊凯哑然失笑,“你以为我会在这种时候上你?安心躺好吧,我的小野狼。”

王俊凯耐心地为他清理着身体,将秘制的清凉膏涂在他身后缓解着那处火辣辣的疼痛。一切都做完后便帮他掖好被角,走出了营帐。

王源觉得自己有些看不懂他了,与昨晚的残暴判若两人的温柔,那双眼睛不但可以刮起最强劲的风还可以漾出最温暖的水。

 

从那以后王源就变成了王俊凯的副将,也顺理成章地做了他夜晚大帐中的常客。王源一直不明白自己对王俊凯的感情,怨恨的话谈不上,毕竟是自己先提出的交易,可是王俊凯的很多举动让他看不透。

 

比如在一场酣畅淋漓的情事结束后拂开他濡湿的发,让他趴在床上,雪白的背像一幅上好的画纸,狼毫蘸墨,在他背上笔走龙蛇,写下风骨卓然的一句——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然后朗声大笑道:“王源,这是我的志,亦是你的志,我们一起折骨做刀,好不好?”豪情万千的一句话却只换来王源一句淡然冷漠的应答。

“你错了,我志不在此,我想要的只有权势。”

“王源,人生在世不必执着于虚名,你为什么总也看不开。”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王源眸光闪动,不屑道。

 

比如在月色下的苇荡边吹起笛音,对坐在一旁树下的他说,若能有一日解甲归田,定要带他去看一看家乡漫山遍野,开得绚烂似火的木槿花。

王源蔑然一笑,显是没放在心上。

“王源,有时候我觉得你真的不适合战场这种地方,你打仗虽然气势够强,却总缺少那么一股狠劲儿,莫不是被我干多了,握戟操戈时都变得娘们起来!”

话音未落就被王源翻身压在草丛里,凶狠的目光直勾勾地摄住他。

“不要闹,原来我的小野狼长大了也是会发威的。”满满的宠溺含在眼睛里,竟让王源失神到忘记从他身上下来。

是啊!他长大了,时光一晃而过,转眼间两人已经在一起三年了,三年来的并肩作战,让二人对对方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命运像缠藤一样将二人牢牢绑在一起。

 

像这样的事还有很多很多……多到让王源懒得一件件去回想。

 

三年来,拜王俊凯所赐,王源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权势,地位,甚至还有一份一直渴望的温情。

温情?王源反复品咂着这个词,然后自嘲般苦笑着,一场交易而已,谁又会动了真心呢?

 

军帐内主将和副将站成一排,每个人都面色凝重,前线战事紧急,如果此役不能取胜,苍翼可能就要落得全军覆没。

“主帅,吾我有一计,定可破敌。”王源跨出一步,看着王俊凯的眼睛,胸有成竹的说道。

“王副将有何妙计?”王俊凯粲然一笑,眼中是脉脉的温柔。

王源微低下头,避开他直白的目光,朗声道:“离这里不远处的青岚涧地势险要,是天雍援军到达军营的必经之地,我率领一路兵马事先埋伏于此处,必能杀他个错手不及。”

“副将好计策,那便照你说的办。我拨给你三千兵马,供你差遣,可还够用?”王俊凯试探般看着他,对付敌军的三万人马,三千兵马未免显得人少力薄,王俊凯只等王源开口求自己加派人手。哪知王源竟然就这样应许了下来,没有再说什么。

王俊凯眉头一紧,这家伙不想要命了吗?

 

狼烟燃尽,夜色也渐渐低垂下来。王源带着王俊凯拨给他的三千兵马躲在山崖背后,这里地势复杂,苍翼军队所处之地更是居高临下,若是布阵周全,以少胜多不为难事。现在万事具备,只等敌军自投罗网了。

怎料一直等到后半夜也不见一丝风吹草动,寒冬时节,众人早已是饥寒交迫,困乏不堪。忽闻一阵马蹄哒哒声,王源定睛一看,竟是一名留守在营中的士兵,那人鲜血染满战袍,看到他时几乎要从马背上掉下来,看似受伤不轻。

王源疾走过去扶住他,心头乍时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颤声问道:“出了什么事?”

“副将,不好了,天雍援军改走了另一条山路,此时敌军十万兵马成功聚首,已将我军团团包围,主帅交待我拼死也要冲出重围告诉副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带着你手下的三千兵马快逃吧!回去以后找块田地安身立命,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别再想什么家国天下的大事了。”

王源初听此话浑身一震,待回过神来后早已纵身跃于马上,竭力嘶吼道:“王俊凯你个混蛋,在你眼中我就是这等贪生怕死之徒。”

好在王俊凯平日里待人宽厚,深得将士们敬重,此番劫难竟无一人想着明哲保身,都纷纷上马,决意要追随王源去营救主帅。

 

夜风凛冽,马蹄喑哑,飒沓的蹄印很快便被塞北的狂沙重新掩盖,马背上的王源看似神情凌然,心里却早已是翻江倒海。

为什么?得知那人身处险境心竟会这么痛,明明只是一场交易而已啊?

说到底竟还是贪恋那一刻的温柔,偶尔也会想念那双手的热度。

即使那人伤我,辱我,贱我,轻我,笑我,欺我又能如何?

你说我没出息也好,贱骨头也罢。

终究还是放不下,忘不了,舍不得……

王俊凯,我们还能有再见的机会吗?

 

王俊凯的骁勇之名一直以来都让敌军闻风丧胆,今日又逢背水一战,更是无所顾忌,带领手下同生共死的六万将士杀红了眼。王源赶来时看到的就是这副场面,浑身浴血的王俊凯在飞沙走石中誓死作战,宛若战神。

王俊凯看见王源一路杀到自己面前,心中大恸,骂道:“副将胆敢违背元帅的命令,视军法于何在?”

“王俊凯,死到临头就别再嘴硬了。”王源挥刀斩下敌军几名将领的首级,冲他灿然一笑。

王俊凯因这一笑而失神,王源平日里冷冰冰的,连微笑都少有,想不到这样风华绝代的笑容竟只能在临死前看到。

“源源,你是我一手养大的小狼,如今终于要派上用场了。”王俊凯挑眉一笑,言语间将千军万马视为无物。

“是啊!没有你的照顾,我怎么能走到今天这一步。”王源不甘示弱地回击道,照顾两字说得咬牙切齿。

二人谈笑风生间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时至今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奔走的兵马将二人冲散,斩过多少人头早已记不清楚,身上哪出受了伤也早就早就没有了知觉,战服上染的血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敌人的。

 

凄冷的夜里,一场命运的角逐渐渐平息下来,死亡的阴影笼罩在整个浛水之畔,这是一场属于男人的斗争,非生即死,谁都不敢大意。

烽烟战鼓,铁马金戈,折戟沉沙, 乱尘肆虐。王源拄着剑鞘,拨开倒在地上的一具具尸体,寻觅着那熟悉的一人。

“王源,想不到你还能活下来啊!”一个粗哑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语气中满是疲惫。循声望去,果然是那人靠坐在石壁前。

“彼此彼此。”王源挣扎着走过去,右肩上的伤口让他的意识有些模糊,却在听到王俊凯的声音之后瞬间清醒过来。

王源上上下下打量着自己的主帅,胳膊腿儿都还在,如释重负般松了一口气。随后便像脱力一般瘫坐在他身边,沉重的喘息声在寂静的夜里听得尤为清晰。抬头是天悬银河,繁星璀璨,低头却是尸横遍野,血光冲天。

沉默了好久,王俊凯才得意道:“王源,人人都说患难见真情,先前我竟还不信。”

“呸,谁说我对你有情。”王源心里一急,脱口而出。

“若是无情,又怎么会拼死相救,嗯?源源?”王俊凯挑眉一笑,端的是春风得意。

回答他的却只有沉默,王俊凯也不再开口,气氛变得沉重起来。二人都知道,以他们现在的体力,等待他们的只有两种结局,一是等待苍翼的援军,二是等着天雍的军队来收尾,将两人俘虏回营。一个是生,一个是生不如死。

“王源,若来的是天雍的人,你就用这把匕首割破我的咽喉,然后再自尽。”王俊凯目光一沉,认真道。

若是被敌军生擒,少不了严刑拷打,与其活活受辱,不如自行了断来的痛快,这道理王源也明白。他微微点了点头,算作是答应了。

“王源儿,我王俊凯这辈子没什么遗憾,唯一还没办成的事,就是带你回我家乡,看一看那漫山遍野的木槿花海,那真的是很美很美的景色,和你一样美。”王俊凯将头枕在王源肩膀上,湿热的液体落在王源颈间。

王源起初还以为那是血,惊讶地睁眼望去,看到的竟然是他的泪水。王俊凯竟然哭了,巨大的震撼让王源一时之间说不出什么话来安慰他。一个人坚强了太久难免会累,王源这样想着。等到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两片温热的薄唇已经覆上了那人的嘴角,王俊凯毫不客气地加深了这个吻,凉凉的薄荷气息,想来二人在一起这么久,这竟是王源第一次主动吻他。

“王源,我们时间不多了啊!”王俊凯语气中带着哽咽。

“王俊凯,再做一次吧!这次让我来,好不好?”不知道为什么,王源觉得应该做些什么事来安慰他,也许jiao合不是最好的办法,但在此时此刻,他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些。

 

衣服上浓重的血腥气息充满了致命的诱惑,冰冷的身体需要燥热来fu慰,yu望的野兽嘶吼着挣出囚笼。王源将炽热的xia体抵在他身后,不断磨擦,犹豫着不肯进去,他在等待王俊凯的答复。

“怎么了,进来啊!王源儿,莫不是被我操怕了?”王俊凯抬腿蹭了蹭王源的腰际,催促道。

“啊……”王源没有给他反悔的机会,随着一声低呼,粗长的器物硬生生地闯进他的身体里。

原来竟是这么痛,原来这样的痛他为自己忍了无数次……

两个人都不剩下什么力气,王源伏在王俊凯怀里低喘着,几乎没有动作,二人就这样维持着结合状态僵持了一会儿,感觉到王俊凯下身有湿热的液体流出来,王源瞬间慌了神,有些自责地问道:“王俊凯,我是不是弄疼你了?”

王俊凯笑了笑,借着血液的run滑作用开始tun吐起王源插进他身体里的茎ti,“王源,我说过的,你这人就是少了那么一股狠劲儿,你忘了第一次时我把你做得有多惨吗?现在给你机会干回来,你竟然会舍不得……”

王源对他的挑衅不理不睬,用没有受伤的左臂扶住他紧实的腰,自顾自地缓缓lv动起来。在到处是残肢断颅的战场上交媾,也真真算得上是抵死缠绵了。

 

云雨过后,天边已然泛起微光,远处传来几声阴冷的狼叫,火把渐渐迫近,二人搂紧在一处,静静地等待着命运的宣判。

——元帅,副将,我等营救来迟,还望恕罪。

 王俊凯看着趴在自己怀里睡得正酣的王源,悄声问道:“这下你该明白了吧!这世上有一样东西是比权势更加重要的。”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家国不负卿。

 


评论(105)
热度(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