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不起来の鬼

懒癌晚期患者
暂无明确属性
不接受任何形式勾搭
对于“第一眼”id是不会私信密码滴哟

一梦黄粱(古风情趣三十题之七)

很特别的一章啊!


7.可以用手握住的脚踝(穿越,古代猎人小凯捡到一只萌源儿饲养起来)

 

寒冬腊月,北风肃杀,万林静寂,山间小路崎岖异常,入目满是冰雪苍茫。时令到了小寒,山中的野物南迁的南迁,冬眠的冬眠,鲜少有出来活动的了,偌大个山林空旷无垠,猎人们也都纷纷收起铁叉弓箭,打上一壶烈酒,在炉火正旺的家中乐得逍遥快活。

王俊凯背着一捆干柴,加快了下山的脚步,天边的晚霞灿烂若锦,眼看已经日头偏西,最近山里不安生,要赶在天黑之前到家才好。

倏地,不远处的灌木丛中传来一声闷响,像是有什么东西摔在了地面上,在寂静的山林里听得格外清晰。王俊凯脚步一顿,好奇心大盛,一手突然利索地抚上腰间别着的短刀,小心翼翼地拨开挡在身前的树枝,向黑洞洞的灌木丛里走去。

竟然是个人……可为什么穿着如此怪异,这等冰天雪地里,竟然衣不蔽体,露着两节莹白的小臂和两条精瘦的小腿,鞋子也不似当地人所穿的胡靴,五颜六色还硬邦邦的,不嫌硌脚吗?再看那人相貌,冰肌雪肤,面如花靥,两弯月牙眉似颦非颦,两瓣柔嫩朱唇似扬非扬,一双微阖星眼似颤非颤,好美的姑娘……

王俊凯山野出身,哪里见过这等人间绝色,霎时心跳如雷,不知所措起来。可待他静下心来一想,这女子孤身一人被抛弃在深山野林里,身上衣服又如此单薄,定是没遇上什么好事,兴许被强盗打劫了也不一定,顿觉心生怜惜,伸手碰碰她的手臂,想把她叫醒问一问究竟。

王源此时脑子里昏昏沉沉,身体也觉得酸痛异常,周遭刺骨的冰凉让他禁不住打了一个激灵,缓缓睁开眼睛,不出意外地看到王俊凯的脸,小声抱怨道:“王俊凯,你好烦!”

王俊凯一惊,明明是第一次见面,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忙不迭地问着:“姑娘,你究竟是何方神圣,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你疯啦,谁是姑娘啊!我告诉你啊,再和我开这种玩笑我可要生气了!”

“你长得这么好看,不是姑娘是什么?”

“长得再好看我也是男的,王俊凯你存心挑衅是不是?”

“男,男的……”王俊凯怔了半晌,再看他胸口平平,这才肯相信。只是没想到,男子也能长得如此娇美动人。

“我说,你是睡傻了吗?TFBOYS队长,王俊凯!”王源不满地吐槽着他惊讶的表情。

“踢什么钵死?姑娘,哦,不,公子,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啊?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滚开,没工夫陪你玩。”王源只当他在和自己开玩笑,将他一把推开,抬起头来四下张望。

方才被王俊凯挡着,看不清周遭的环境。现下倏忽间没有了遮蔽,便换作是王源傻眼了。

卧槽,这是哪里?白皑皑的丛山望不到尽头,雪花还在一片一片地从天空中飘落下来,崎岖的山路上荒无人迹,只有自己和王俊凯两个人。再看一眼王俊凯,诶……这人真的是王俊凯嘛?虽然脸长得一模一样,年龄也相仿,可身上却穿着兽皮制成的夹袄,这明显是古代游牧民族的装扮嘛?怎么回事?难道他们的新任务是在雪山里拍外景?

“王,王俊凯,我们在这里干什么?千玺呢?主页君呢?任姐呢?”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那些人是你的朋友吗?”

“天哪?你到底是不是王俊凯,你是谁啊?”

“我是叫王俊凯没错啊!我是桐山北麓杏花村里的猎户,上山砍柴时经过这里,刚巧看见你昏倒在这里,就想上前搭救一把。喂,你是不是把脑子摔坏了,为什么你说的话我都听不懂啊?”王俊凯一脸迷茫地说着,他从小在山野里长大,心性单纯的很,对王源这个天际来客毫无防范之心。

“Fuck!”王源抱住脑袋拼命甩了几下,不敢相信这种小说里一觉醒来就穿越到异时空里情节竟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王源甚至已经可以预想到第二天各大娱乐新闻的头条——TFBOYS成员王源神秘失踪,至今生死未卜,下落不明。天啊!爸爸,妈妈,小凯,千玺,主页君,任姐,还有粉丝们……他们得多担心自己啊!作为一个idol的责任感让王源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简直糟糕透顶,偏偏对穿越时空这种超出自己理解能力的怪异事件毫无解决的办法,难道就只能这样听天由命了吗?不行,王源不甘心,他一定要找到回去的办法。心动不如行动,可还没等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脚踝处就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两腿不听使唤地发软,整个人又一次跌坐在地上。

“你受伤了?”王俊凯紧张地问道,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痛苦的样子,王俊凯自己也觉得很心疼,与这个人虽然只相识了片刻,却像一起生活了许多年一样熟悉。心里莫名其妙地想照顾他,保护他,就像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

“我的脚好像崴到了。”王源低声说着,眼角疼出了泪花。

“你别动,我帮你揉揉。”王俊凯蹲下身子,二话不说脱下他的鞋袜,把他的脚放在胸前,握了一捧雪覆在他脚踝处大力揉搓着,那只脚瘦骨嶙峋不说,更是在风雪中被冻得冰凉,王俊凯心头莫名有些不是滋味。

“嘶……你轻点……”王源被他揉得既痛苦又有些舒服,可能因为潜意识里将眼前的这个少年与他所熟悉的王俊凯重叠在一起,所以忍不住对他产生依赖感,语气中竟也夹杂了些撒娇的意味,听得王俊凯的心咯噔一跳,这个小公子虽然言语奇怪,但个性却颇为讨人喜欢。

“哈哈,连这点痛都受不了,我就说你是姑娘吧!”王俊凯看他任性的样子过于可爱,忍不住出口逗弄着他。

“呸!你才是姑娘呢!”王源不甘示弱地握紧拳头,使不上力气般打在他身上,丝毫没有意识到现下二人暧昧的姿势。

“快要天黑了,你的腿受伤了,不方便走远路,我先背你下山,暂且住在我家吧!日后你找到了你的亲人,朋友,再考虑去留如何?”

“嗯,”王源低低地应许着,算是答应了他。没办法!王源心里清楚,这里不是属于自己的世界,一切都是陌生的,能依靠的只有王俊凯,离开了他,自己可能连存活都是个问题,更别说想办法回去了。所以无论是委屈求全还是寄人篱下,全都是被迫,不是自己没出息哦!王源勉强安慰着自己,努力忽视掉自己猫咪一样乖顺的语气。

王俊凯将御寒用的虎皮斗篷罩在他肩上,把他整个人包裹在里面,这才弯下腰来,让他趴在自己背上。少年的脊背因常年打猎而变得结实宽阔,王源伏在上面觉得稳稳的很舒服,王俊凯身体的热度透过皮草温暖着他,王源觉得自己被冻得僵硬的四肢舒展了许多。

王俊凯加快了下山的速度,二人终于赶在天黑之前到了家。

杏花村位置甚为偏远,因为靠近边境的大山所以鲜有人知,人烟不旺,与世隔绝,村子里一般人都是像王俊凯一样以打猎为生的,有了背靠的大山,自然的馈赠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能摘果狩猎,衣食无忧。

王俊凯居住的木屋甚是简陋,里外两间,里间有一张炕席,外间除了锅灶之外就只有一张方桌吃饭。王源眼珠子溜溜转了两圈,发现家中再无他人,不禁好奇询问道:“王俊凯,你一个人住吗?”

“嗯,我父母去得早,幸得这里民风淳朴,我基本上是靠吃百家饭长大的,现下年纪也不小了,就找人帮忙盖了这间屋子,每天外出打些野味,日子倒也过得去。”

“哦。”王源听了他的话,觉得心里涩涩的,没想到这少年的身世竟也如此堪怜。

“咕噜噜……咕……”王源脸一红,自己的肚子真是无论到了哪里都那么诚实。

“肚子饿了,等着,我去给你弄点吃的。”王俊凯说罢,走到灶台前升起火来,将昨日在山上打到的那只獾子剥了皮,洗干净摘了内脏,剁碎了做成肉粥端上桌。

两个人面对面吃着饭,王俊凯偷偷打量着王源,吃饭的时候嘴巴塞得满满的,咀嚼时的动作却很轻,皮肤雪白,眼睛雾蒙蒙的,活像一只小兔子。对,就是兔子,那样柔软无害没有攻击性的动物,自己每次猎到它们都会动了恻隐之心悄悄放掉,可是面前这只“兔子”,他却不想就这么简单放过他。

“王源儿,我想好了,你别走了,留下来给我当媳妇儿吧?我以后天天做饭给你吃!”王俊凯直勾勾地盯住他,一脸兴奋地道。

王源听到这话吓了一跳,嘴里的粥差点没喷出来,“你说什么胡话呢?我是男的,怎么可能给你当媳妇儿?”

“没关系的,你模样长得好看,即使生不出娃来我也不嫌弃。”王俊凯一脸认真地说着。

“喂!你连我从哪里来的都不知道,你不怕我是坏人啊?”王源故作凶恶地道,哪知道他这副搞怪的模样看在王俊凯眼中更觉得可爱无比。

“没关系,你是坏人我也认了,反正我一个人无牵无挂的,权当豁出去这条命呗!”

“我……”王源被他噎得哑口无言,闷头扒着饭。

如果说这番对话只是起到预警作用,那么真正的高能就是在王源发现自己要和王俊凯睡在一张床上的时候。虽然以前也经常和王俊凯睡在一起,可眼前这个少年从原则上来讲就是一个才见面不久的陌生人啊!这就要同床共枕了,会不会太快了点儿。

王源死活不肯脱掉外衣,使劲把身子往床里面缩了缩,却被王俊凯一把揪过来,死死抱在怀里。

“松开,别碰我。”王源的语气有些惊慌。

“山里夜凉,你身子骨弱,定是受不住的,这么抱着会暖一些。”

“虽然不想承认,但被他暖烘烘的胸口贴着的感觉真的很舒服,王源忍不住向他怀里拱了拱。”

身后的王俊凯虎牙尖尖,露出一个得逞的微笑。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生活就像强奸,既然不能反抗,那就好好享受吧!

反正现在自己根本不知道回去的办法,为何不让自己过得舒心一些,王源如是想着。其实,遭遇这样的事,王源其实并没有觉得自己有多凄惨,反而还有一丝侥幸,因为在这个世界里没有每天排得满满的行程,没有纠缠不休的粉丝,没有言辞犀利的记者。有的只是一个叫做王俊凯的少年,单纯而干净,不得不说,和他在一起,自己觉得既温暖又安心。


——TBC——

下章

评论(58)
热度(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