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不起来の鬼

懒癌晚期患者
暂无明确属性
不接受任何形式勾搭
对于“第一眼”id是不会私信密码滴哟

青梅煮酒话平生(古风情趣三十题之六)

R18慎入


6.戏服高开叉里露出的大腿


事情的起因是一个听起来甚为荒唐的赌约。

 

黄昏时分,秦月楼的榕树下,站着一身白袍的少年将军和一袭青衫的当红小旦。

“源卿,明日我便要同父亲大人一起上沙场了,此去三年五载,倒不知何时才能与你相见?”王俊凯言语铿锵,逸兴遄飞,颇有几分壮士出征的昂扬气概。

“王俊凯,你为何要上战场?”王源神情微愕,随即淡淡问道,清明透彻的眼眸中波澜不惊,看不出喜悲。

“自是为了保家卫国,成就万古功名。执剑操戈,浴血疆城,做个血气方刚的好儿郎!”王俊凯俨然道,一番誓言说得响彻天地。

“一将功成万骨枯,名利如水,封侯拜相又有何用?不过浮生一梦罢了!”王源眉宇间一派冷寂,似是看破红尘般超脱。

“源卿,你这是在挽留我吗?”王俊凯挑眉轻笑,似是明白了什么一般得意起来。

“没有,只是有感而生罢了!”王源眸光闪动,缓缓道。

“既是这样,源卿可愿和我赌上一赌?”王俊凯狡黠一笑,一双桃花眼分外璀璨。

“赌什么?”

“就赌我能不能得胜而归,如何?”

“好啊!那我便赌你定要醉卧沙场!”王源咬牙道。

“哈哈哈!源卿好狠的心!”王俊凯爽朗一笑,神情中不见一丝责怨。

“哼!戏子无情,你早该知道。”王源眼神一凛,语气微微有些愤然。

“那若是,我赢了呢?”王俊凯覆在他耳边轻声道,像是情人之间温柔的呢喃。

“待君得胜归来日,锦衾帐暖共缱绻。”

“哈哈!好一个待君得胜归来日,锦衾帐暖共缱绻。源卿,我等你兑现你的承诺。”

“放心,我自是不会食言。”少年倔强地咬了咬嘴唇。

 

两盏桑落酒对饮只当送别,残阳横断,酒杯坠地发出清脆的碎裂声,听得人心颤。王源拂袖而去,泪水划过脸庞却执拗地不肯回头。

 

三年后,秦月楼的戏台上,楼主亲自登台献唱,勾着脸谱,穿了戏服。容颜娇媚,唱腔莺宛,身段窈窕。最美的还数一双眼睛,剪水一般,亮晶晶的,似是把满天繁星都揉进了眸子里,却看似冷淡无情,不带一丝杂质。水袖一抛,莲步轻移,唱的是那《牡丹亭》中有名的选段:“梦回莺啭,乱煞年光遍。人立小庭深院,炷尽沉烟,抛残绣线。晓来望断梅关,宿妆残。你侧着宜春髻子恰凭栏。剪不断,理还乱,闷无端。已吩咐催花莺燕借春看。云髻罢梳还对镜,罗衣欲换更添香。”一曲唱罢,盈盈而拜,台下叫好声不绝于耳。

 

王源下了场,进了台子后面的里间,端坐在棱花镜前,卸去一脸油彩勾画的媚意横生,男子原本的相貌展露出来,眉目肃然,鼻峰挺俊,棱角分明,饶是肤白胜雪也难掩其飒爽英姿,正是一个俊俏儿郎!

 

还未等他起身回房,便见贴身小厮宏儿疾走来报:“主子!好消息,您昔日的旧识王家小将今日班师回朝了,据说因在边关战功赫赫,破格晋封为云麾将军,这下子我们也要跟着平步青云了。”

“休要胡言,他的功勋与我们何干!”王源恍然一怔,小声呵斥道,面上却漾起一丝清浅到难以察觉的笑意。

 

那人终究是不肯放过自己的……

 

是夜,秦月楼照旧是亮如白昼,人声喧嚣。王源斜倚在二楼的阑干上,目光依旧清冷,静静看着万家灯火,右手悬在空中,摆出一个颇感苍凉的手势。

三年过去了,人生如戏亦如梦。戏里戏外,唱遍世间所有的悲欢离合,可那毕竟是别人的故事,自己的喜怒哀乐又有几人知晓。

 

又想起曾经年少得意时,初次登台献艺便惊艳四座,满堂喝彩声中,只有一句话穿过汹涌人潮,砸在了自己心坎上,“卿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心中委屈被一语道破,如鲠在喉。王源霎时一怔,回头去看,好一副凤章龙姿好相貌。也许从那天开始,王俊凯三个字便在他心里生了根,发了芽,直到长成参天大树,再也拔除不得。

 

这么多年过去了,只有他才看得懂自己的戏里乾坤,只有他还记得自己也是堂堂男子,对酒当歌,诚心相交。

——源卿,源卿,倒端是个好名字!

——人生得一知己若你,何其幸也!

——世人只看到你浓墨重彩的面容和妩媚妖娆的身段,而我看到的却是你脸谱下的满腔热血和一颗真心。

——源卿可愿与我把酒言欢,对月高歌。

因为太重要所以无法忘记,因为早已融入骨血所以片刻也割舍不得。

 

就在王源恍神之际,“吱呀”一声门被打开,倏地被拥进一个略带凉意的怀抱里,“一别经年,别来无恙。”那人的声音听起来又沙哑沉厚了许多,定是边塞风沙磨砺所致。

“甚好。”言罢,暗自发力挣脱他越收越紧的束缚。

二人落座,王俊凯把三年来在边关的战绩都讲给他听,语气里说不出的得意。一壶罗浮春将桌上酒盏注满,被他夺过去一饮而尽,王源的视线一路落到他圈着杯盏的指,纤长依旧,关节却更加突出,因常年握枪执剑而生出一层薄茧。

心情莫名有些错综复杂,低下头去不想言语。

“源卿,当年的赌约是我赢了呢!如今我得胜归来,源卿可不要反悔才好啊!”王俊凯被他冷落,却一点也不生气,傻笑着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

“答应过你的事自然不会反悔,不过在此之前,且听我唱一出,如何?”王源嘴角微扬,说不出的清俊飘逸。

“自是极好,难得你有如此雅兴。”

 

王源稍微准备了一下,没有勾脸,只是换了套青衫,便在屋内端起方步。唱的不再是莺啼燕语,儿女情长。

“勒马停蹄站城道,银枪插在马鞍鞒。临阵上并无有文房四宝,拔宝剑,割白袍,修书长安。银牙一咬中指破,十指连心痛煞了人。”一曲《罗成叫关》被他唱得豪情万千巍峨八方,听在王俊凯耳中竟似又回到了边声四起,战马嘶哑的阵前,只等拔剑撒血以筹凌云之志。

 

世上如侬有几人,源卿,我的源卿,最擅长不是旦角而是小生。他这般凛凛威风的模样,却只有我一人可以欣赏。何其幸也!

青眼高歌俱未老,向尊前,拭尽英雄泪。君不见,夜如水。

 

王源青衫下空荡荡的,几乎是未着寸缕,动作大开大合间,白玉般光滑的两条长腿藏不住地暴露在他眼前,勾得人心神荡漾。

待君得胜归来日,锦衾帐暖共缱绻。

愿赌服输,王俊凯自是明白他的意思。

一壶未尽的清酒被王源高举着倒进口中,酒液从他胭脂色的唇角流下来,从线条优美的脖颈一路蜿蜒向下,衣服本就单薄,此时前襟又被酒水浸湿,紧紧贴在胸前,两点嫣红微微凸显出来,似是在诱人去品尝。

猛然间被王俊凯摁在桌案上,这次却不想再挣脱,只是轻不可闻地说了一句:“我是男儿郎,不是女娇娥。”

“可我爱的便是你这男儿郎!”王俊凯坦言道。

捏住他的下巴,狠狠攫住他微启的红唇,尽情品尝着他口中的甘醴。甜美芬芳,醺人欲醉,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想念,似乎只有在唇齿厮磨中才能倾诉给对方。动作从粗鲁变到温柔,舌尖沿着脖颈一路下移,舌头伸进锁骨的凹陷处不断打着圈,双手在他身上不断摸索,寻觅到他敏感的ru尖,钳在手中,肆意撩拨,随即又隔着衣服将其咬住,不断吮xi扯弄。

王源受不住的将头颈向后弯,仰成一条优美的弧线,发出难耐的shen吟声,男子的骄傲让他说不出“不要”,“轻点”之类的话,只能乖乖承受着。

二人从桌案一路纠缠到榻上,王源的外袍被扯下来随意丢在地上,莹白细腻的身体完全展现在他眼前,王俊凯的手指顺着他的脸,到锁骨,到ru尖,轻轻捏住,感受到身下人的颤动,凝脂般的皮肤泛出一层氤氲的粉色。

“真漂亮!”王俊凯感叹道,满意地看着平日里清冷淡漠的人陷于情yu之中,面色潮红,无法自持。

“要做便做,休要耍这些花样来侮辱我!”王源羞红了脸,愤然道。

“噢?源卿还想让我怎么做,这里,还是这里?”王俊凯粗糙的手掌滑过他的腹部,整个器物都被他托在手中,大力搓揉套弄着,一阵酥麻感袭遍全身,指腹在顶端处轻轻摩挲,随着一声尖叫,一股白zhuo喷洒而出。

手指一根一根地qin入他的身体,不断进出着,王源强忍着不肯出声,直到换作那zhuo热的器物抵在xue口处,王源才受到惊吓般低呼了一声。

王俊凯趴在他耳边柔声安慰着,细密的吻落在他的眼角眉梢处,下身却毫不犹豫地缓缓楔进他的身体中,撕裂般的痛楚过于清晰,王源难过地一口咬在他的肩膀上,幼兽一般呜咽着,直到白色中衣泛出点点血痕。

两个人的身体紧紧契合在一起,适应片刻便开始动作起来,时快时慢,时深时浅,时轻时重,chuan息和shen吟交织在一起,说不尽的春意无边。

 

云消雨散,王源趴在王俊凯怀里,手指描摹着他的眉眼,下颌,唇角。几年的边塞生活为他的样貌添了几许风霜,可依旧那么俊朗不凡。

 

王俊凯,你只道我是愿赌服输,却不知我根本就没想过要赢啊!

比起权势名利,我更想你能留在我身边就好……

戏子无情胜有情,我惟愿和你青梅煮酒,一世风流。

 


评论(37)
热度(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