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不起来の鬼

懒癌晚期患者
暂无明确属性
不接受任何形式勾搭
对于“第一眼”id是不会私信密码滴哟

笑问君心归何处

08.上节戳这

09.分别的时刻

“书呆子,书呆子,你都跪了三个时辰了!喝点水吧!”王源拿着一碗水小心翼翼地递到王俊凯嘴边,语气里满是心疼。

阿源不知道现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自打那白胡子老道来过之后,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平日里和他攀谈玩笑的下人们,现在一看到他就会露出惊恐万分的神情,可他明明什么坏事都没做啊?他们为什么要躲着自己?还有小书生为什么会被他的父亲打骂,还要罚跪祖宗牌位,既不给饭吃,也不给水喝,是因为和自己在一起的原因吗?这些问题困扰着阿源,单纯的脑袋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看着王俊凯喝掉了自己亲手从井里打上来的水,王源轻轻牵动了嘴角,心里暗自有些得意,一直以来都是小书生在照顾他,现在终于轮到他来照顾小书生一次了!

“书呆子,你父亲为什么要罚你跪在这里啊!是因为我留在你身边吗?我让你,我让你为难了吗?”阿源目光闪烁着说完这句话,害怕从小书生口中听到的答案就是如此。

“没有的事,阿源不要多想。”王俊凯毫不迟疑地说道,语气却是虚软无力。

人妖难道注定殊途吗?王俊凯心中五味陈杂。不,他不会后悔的,只要有一丝希望他就不会放弃,终有一天他们的感情会被人接受的,现在他唯一能做到的事就是咬紧牙关,死撑到底。

想到这里不禁有些伤感,他轻轻抚了抚阿源头顶光滑的皮毛,喃喃道:“阿源,我现在只有你了呢!”悠远中带着些无奈,是小松鼠看不懂的表情。

小松鼠觉得应该说些什么安慰他一下,可实在想不出什么好说的,只得作罢,安安静静地趴在他膝盖旁打着盹。

又过了一会儿,迷迷糊糊中听见小书生悄声问道:“阿源可愿伴我这一世……”声音哀怨凄迷,仿佛等待了千年万年,只为寻求一个答案,了却他心里唯一的执念。

“嗯,一世,一辈子和你在一起……”阿源似梦呓般回应了他一句,

罢了,只要能一世相守,即便他始终不懂情爱二字又有何妨?只是这般守护你左右,我也甘愿。我明知不该求得太多。可为什么心里会感觉空落落的,眼睛里竟有雾气微蒸。

到了深夜,窗外淅淅沥沥竟下起小雨来,为这难熬的夜晚又多添几分凉意。王俊凯将熟睡的小松鼠护在怀里,不让他被雨水淋湿。

一叶梧桐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三更归梦三更后。清清冷冷的细雨可知晓那失意人的情愁。

小书生就这么在祠堂前跪着,秋雨打湿了他的头发,他的衣衫,还有他少年初识愁滋味的心境。

终于,小书生支持不住,倒在雨中,面色苍白得吓人。小松鼠正睡得正好,突然感觉什么重物压在他身上,睁眼一看,才发现晕过去的王俊凯。忙幻化出人形,将人扶到书斋里让他在榻上躺好,烧了开水来,捂热了巾帕敷在他额头上。辛辛苦苦照顾了半天,小书生却丝毫不见好转,口中还哼哼唧唧说起胡话来,不断地叫着他的名字。王源急的团团转,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小书生清醒过来。

猛地,门外响起一个声音:“你若是不想他死,就趁早离开他,我们王家就这么一个儿子,绝不可能让他与妖孽为伍!”王员外看到儿子病倒了,自己也心疼,可还是想借机赶走王源。

“我不是妖孽,我从来没有害过人。”王源拼命为自己解释着,紧张得肩膀都颤抖了,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想让王俊凯的父亲误会自己。

“孩子,我知道你待我儿不薄,可我王家只有这一个儿子,日后还指望着他能传宗接代,光耀门楣。你这般身份若留在他身边必会让他身败名裂,为世人所不齿。人妖相恋本就是逆天而行,你就忍心让我儿为你毁了大好前途吗?”王员外看他这样,语气也柔和了一些,说出的话却还是咄咄逼人。

“你说什么?我不懂,我只是想和小书生在一起而已,为什么会变得这么严重?”王源听他这样说,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未曾想过自己竟会给王俊凯添这么多麻烦。

王员外见他心生动摇,话说得更狠了些:“你离开这里,离开他身边,只有这样他才能活命。”

“离开……”王源反复呢喃着这个词,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小书生,可是现在……

王源回过头去,看了看王俊凯憔悴的病容,暗自做了决定。

“好吧!我离开他。”单纯的小松鼠什么都不懂,以为只要自己离开了王俊凯,他的病就会好起来。只要他能好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即使以后再也吃不到榛子了,小松鼠也心甘情愿。可为什么心会这么痛,眼角为什么有些氤氲了?小松鼠不明白。

回去吧!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凤血山。只有那里才不会有人因为他妖精的身份而嫌弃惧怕他,只有那里才不会有人因为他而受到伤害。

王源幻出兽形,不顾一切地冲进了雨中,向着凤血山上飞奔而去,只有那里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地方。

世事本无常,犹记初见时春风桃李花开日,分别时却逢秋雨梧桐叶落时。

冰凉的雨水淋湿了小松鼠的皮毛,半年多来,与王俊凯相处的点点滴滴在他脑海中一一浮现,那个眉眼含情,温柔动人的小书生果然不能只属于自己吗?

王源不懂,只是竭力地向前奔跑着……

 

 

 



评论(23)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