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不起来の鬼

懒癌晚期患者
暂无明确属性
不接受任何形式勾搭
对于“第一眼”id是不会私信密码滴哟

笑问君心归何处

02.上节戳这

03.做我养媳好不好?

翌日,清晨灿烂的阳光穿过窗棂的缝隙渗透进来,王俊凯还没睁眼就感觉面上一阵刺痒,一把抓住在他头顶处作恶的小家伙,说道:“阿源!别闹!”

“书呆子,快放手,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起床,说好了今天要带我一起去书院的,你不会忘了吧?”王源对去书院之事念念不忘,其实他只是一个人呆在家里太过寂寞,去书院的话好歹还有小书生陪着他。

“你放心吧!自是答应了你,我必是不会食言。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发现王源对留在自己身边这么执着,王俊凯的起床气一扫而空,心情好得不得了,甚至还挑了挑眉,刻意卖了个关子。

“什么条件啊?你快说。”小松鼠急得在他枕边跳来跳去。

“你要向我保证,到了书院以后乖乖躲在我袖口里,不许出声,更不许跑出来。”王俊凯虽是说着正经八百的话,脸上的表情却满是宠溺,显然对这只小松鼠毫无抵抗之力。

“好啦,好啦,答应你就是了。”虽然要让他一天都憋闷在小书生的袖口里,王源也觉得很委屈,不过为了能和王俊凯一起去学堂,他咬了咬牙,忍了。

王俊凯读书的地方叫做逸鸿书院,是黎城里最好的书院,许多王侯将相家的公子都在这里读书,王俊凯虽也家世不差,但终是比不过人家皇亲国戚有权有势,幸亏王俊凯自小品性纯厚,不好妄生事端,加上成绩出类拔萃,所以在书院里的人缘倒也不差。

王源缩在王俊凯袖口里,听着早已白发苍苍的老夫子坐在案桌前,领着学生们摇头晃脑,一遍一遍地念着:“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逝将去女,适彼乐土……”

学堂原来是这么无聊的地方啊!王源心想。忽然窗边一只斑斓灵动的小蝴蝶闯进了他的视线,嫩绿的花纹似能唤醒万千生机,挥动的银翅洒下耀眼的金光。

好美!想要,王源心想。

可自己已经答应了小书生不能乱动,这该如何是好。就在王源发现自己无计可施,准备放弃时,这只小蝴蝶竟从空中翩然而落,正巧落在他露在外面的鼻尖上。

“阿嚏!”王源忍耐不住,打了个喷嚏,从王俊凯的袖口里轱辘了出去。

同门学子本来被无聊的课业内容乏得昏昏欲睡,突然看到个这么有趣的小东西,一下子清醒了不少,忙不迭地围在一团,都想将其捉住。王源惊得四处逃窜,最终停在了夫子的头上,死死抱住,不肯下来。两只眼睛水汪汪地望着王俊凯,似是在说他不是故意的。

王俊凯也是吓得不轻,轻手轻脚地走到讲桌上,小心翼翼地从夫子头上将小松鼠取了下来。

夫子气得花白的胡子都飘了几飘,瞪圆了眼睛斥道:“放肆,圣贤之地岂容你如此胡闹!把松鼠丢出去,然后来我这里领三十戒尺!”

王源一听要把他丢出去,还要责打小书生,不禁怒不可遏,伸腿跳到案几上,照着夫子的手臂就咬了一口。此举无非是火上浇油,果然夫子举起右手,作势要打王源。

王俊凯一看形势不妙,忙抱起阿源冲到了门外,小声低语道:“阿源,你先在外面等我一会儿,散学之后我们一起回家,好不好?”王俊凯看他受了惊吓,柔声安慰道。

“书呆子,我是不是闯祸给你添麻烦了?你是不是要因为我被那个老头子打了?”王源扒着他的手臂不肯不开,眼睛里泪光闪动,楚楚可怜地说。要是小书生因为这事挨了打,他以后是不是就没有榛子吃了,想到这里,王源更是鼻子一酸。

“没事的,不关你的事,你乖乖在书院门口等着我就好。”王俊凯看他这副样子更加不舍得责怨什么,将王源放下后,转身回了学堂。

手伸在夫子面前,三十戒尺把他读书作画的手打得红肿不堪,可一想到小松鼠会为他挨打而心疼,竟不禁笑了出来。

夫子看他笑了,更加怒不可遏,呵道:“罚你去角落里面壁思过,不到散学不许离开。”

王俊凯没再说什么,踱步至墙角,暗自等待着散学。

终于等到夫子讲解完最后一句,书生们也都四散而去。王俊凯和几个伙伴一齐走出了学堂,正好见到那小松鼠,早已变幻了人形,站在书院外翘首以盼,看到他出来,露齿一笑,大喊了一声:“王俊凯,我在这里!”那雀跃的样子,恨不得把尾巴伸出来摇一摇。

同伴们看到这么个绝色少年在书院门口痴痴地等着他,忍不住调侃道:“哪来小仙童,这等姿容,莫不是伯父伯母给你配的养媳吧?”

“休要胡言!只不过是我新收的书童罢了!”王俊凯解释道,却一点儿也不因这个玩笑而羞恼,眼睛里仍是笑意盈盈。

他撇下众人,不慌不忙地走到王源身边,牵起他的小爪子,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

王源趁他不注意,一把夺过他的手,看到上面又红又肿,知道他是被打了,黑白分明的眸子瞬间漫上了一层水汽,小声说道:“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

王俊凯看他这样做小伏低地给自己道歉,心疼之余还有些满足,忙道:“没关系的,下次小心些就是了。”说罢,还伸出手,温柔地抚了抚他额角的碎发。

“那你不会不给我榛子吃的,对不对?”王源一提到榛子,眼睛里都带着光。

“嗯,我会继续给你吃榛子的。”王俊凯一边感叹自己命不如榛子,一边无奈地答道。

“王俊凯,他们为什么说我是你的养媳啊?什么是养媳啊!”王源眨着眼睛,疑惑不解。

“养媳就是从小就陪在相公身边的女子啊!”王俊凯解释道。

“哦,虽然我不是女子,不过要是能一直陪在你身边的话,我倒是挺想当你的养媳的。”王源傻呼呼地说着,丝毫没有意识到他这番话的意义非凡。

“哦?阿源为什么如此喜欢陪在我身边?”王俊凯听他这样说,心中喜不自已,连语气都变得轻快了许多。

“因为你对我好啊,带我去玩,还给我吃榛子!”王源笑嘻嘻的说。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榛子,王俊凯抬头望天,欲哭无泪。

 

 

 

 


评论(34)
热度(156)